12號公路女孩.jpg
如果能夠幫助我們過日子,
相信一個美麗的謊言難道有錯嗎?

正如每個女孩曾經擁有的青澀抑鬱歲月,十二號公路女孩就在十二號公路旁的邊陲小鎮,寫下了屬於她的青春之歌。

然而我們不免懷疑,為什麼我們要閱讀一個青春期女生的日記?在獨立而隱藏關聯的二十八個篇章中,跳躍的回憶帶出一個少女在門諾教派傳統小鎮中的生活點滴,然而這種日記式書寫能夠帶給我們多少感動?特別是當我們既不相信耶穌基督、也不崇拜約翰藍儂、甚至不曾嚮往美國紐約的繁華?書評家們讚譽本書對青春期的憂慮與不安的謳歌,只是有多少人願意回首自己的青春苦悶?又有多少人能夠對這種閱讀經驗感到愉快?如果閱讀可以讓人感到愉快,那麼本書未免太過苦悶;如果閱讀可以讓人深刻感動,那麼遠在地球兩端異文化的隔閡,又該多麼壓抑這種感動的生成?

閱讀本書的時候,剛巧參與了一場舞鶴的座談,我一直思索著閱讀本書產生的扞格不入的異樣感,我想舞鶴下了個很好的註腳,他說:「我的創作主軸是土地、人、歷史。」本書作者Miriam Toews無疑也遵循著這項意念,所以我們從中可以看到門諾教派的歷史與傳統、門諾教徒世居之地與背離之地、門諾教徒的堅信者與棄卻者,並且相應地看到了一個另外的世界,一個或許不再具有基督教傳統的資本主義世界,Toews的描繪是成功的,否則我們無法從中體會到作者急於逃離的那個世界,以及使他不得不離開故鄉的那種苦悶,只是作為一個去脈絡的讀者,我們能夠從這本鑲嵌於土地、人與歷史的著作中讀出什麼?

「這是關於永遠不墜的愛,而這是我願意相信的。我告訴自己的所有故事正在紛紛聚攏成一個夢,而且慢慢成真。在這個鎮上生活讓我學到一件事就是,故事才是最重要的。」(p289)這是本如夢似換的小說,正如我們願意相信的夢想,或許我們也跟諾蜜一樣憧憬充滿愛的家庭生活,儘管生活如此苦悶,但我們總也願意懷抱夢想的故事情節,即便門諾教徒們也不例外,他們將夢想放在來生而能夠忍受此生的不幸,「如果能夠幫助我們過日子,相信一個美麗的謊言難道有錯嗎?」(p290)



【內容介紹】
這個夏天,諾蜜還要再失去什麼?

姊姊帶著媽媽整理的行李與祝福走了;媽媽忘了帶護照也在半夜走了。

我問爸爸為何媽沒帶我走?老爸說:因為你還在睡。

白白的雪地潑上豔紅雞血,形成美麗的潑墨畫。這是諾蜜對媽媽的記憶之一。

突然加速衝出路面的摩托車,被拋出的騎士維持坐姿騰空飛躍農田,是諾蜜對媽媽的另一個記憶。

可以離開的人永遠都比不能離開的人酷,我是不能離開的人,因為老姊和老媽都已經離開了,而在這間空蕩蕩的屋子裡還有一個老男人,他除了我以外沒有別人……。

青春的苦悶說起來一點也不值錢,何況在信奉門諾教派的保守小鎮「東村」。

諾蜜比較想住在紐約那個自由又時髦的東村,跟搖滾樂手隨時到格林威治村閒晃。

舅舅說,在他的字典裡,「地獄」就緊接著排在「搖滾樂」後面。

過完這個夏天,十六歲諾蜜即將高中畢業,會到「快樂家庭農場」剁雞頭。如果她按時交作業、上教堂做禮拜聽舅舅講道,不聽搖滾樂、不看「海角一樂園」電影……如果她沒有闖入柯里潘斯坦老奶奶的空屋,發現鎮上男人的祕密……到底這個夏天,諾蜜還有什麼沒失去?

【本書介紹】
二十一世紀終於有了經典小說!結合莎岡《日安憂鬱》的優雅敏銳與沙林傑《麥田捕手》的粗獷率直;你會希望這個故事永遠講下去……。

本書作者是加拿大新生代作家泰維茲,宛如化身十六歲少女,以充滿魅惑的文字,組織跳躍的意識,形成意象鮮明的圖像,生猛有力謳歌青春那說不完的苦悶!。書評家認為,自1951年後有無數的作家試圖模仿《麥田捕手》的主角霍頓,卻沒人能像沙林傑成功吶喊出青春期的憂慮與不安,但《12號公路女孩》做到了!

12號公路女孩2.jpg


◎已售出全球14國語文版權
◎2004加拿大總督文學小說獎
◎2006年加拿大全國必讀書獎

【作者介紹】
米麗安.泰維茲(Miriam Toews)一九六四年生於加拿大曼尼托巴省,在奉行門諾教派的保守小鎮成長。高中畢業就盡速離鄉,先往蒙特利爾,再到歐洲遊歷。返鄉後,陸續取得電影及新聞學位。著有小說《走運的夏天》、《有教養的男孩》及非小說《低蕩人生》,皆獲獎無數。目前為諸多廣電媒體(「加拿大電視台」「這種美國生活」「加拿大地理」「紐約時報雜誌」等)撰稿,得過加拿大全國雜誌幽默金牌獎。《12號公路女孩》獲加拿大最高文學榮譽「加拿大總督文學小說獎」,並入選「加拿大吉勒文學獎」最後決選,當選2006年加拿大全國必讀書獎。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