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見到網友提到大陸牧民將雪豹誤以為是斑貓,帶回家飼養。經網路查詢,原來這是一則2008年相當轟動的新聞,然而3年以後,當初引起大陸各方關注的一對雪豹現況如何?他們是否得到適當的處置呢?

這起事件起因於2008年5月,伊犁牧民張培偉在野外放牧時將一對3kg棄貓帶回家飼養,他自稱原以為是斑貓,不料小貓越長越大,飼養在室內多所不便,於是轉而在羊圈飼養,接著發生了小羊被咬殺吃掉的慘劇,才讓他發現兩隻小貓非比尋常,自行調查後懷疑極可能是雪豹,於是便聯絡了許多相關單位要求協助,卻遭到許多單位質疑救助雪豹的真實性,7月底經伊犁州林業局野生動物辦公室工作人員初步確認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雪豹,9月初經自治區林業部門野生動物保護專家進一步確認是雪豹。

據專家回應,當時評估雪豹年幼不適遷移且已經適應張家的生活,所以不考慮異地安置,便要求繼續飼養留待後續安排,同時也要求不能讓消息曝光,以免雪豹遭到騷擾,伊犁州電視台針對此事的採訪也就無法放送了。

然而當時張家已經因為飼養雪豹承受相當大的經濟壓力,張培偉卻因此開始了遙遙無期的等待,所以9月初中國延林少年維權網版主朱延林老師獲悉此事後便資助了張家9900元作為雪豹的伙食費。在主管機關息事寧人的心態下,
118日朱延林前往實地拜訪,11月13日雪豹事件才被媒體獨家披露,此後引起數十家媒體爭相報導、實況紀錄,也在大陸掀起了一股雪豹熱潮,除了有許多人願意捐款,更有人表達認養意圖。

但雪豹既是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主管機關自然不能允許有人認養,便傳出要在當地設立保護區、當地動物園接手、或移交號稱最專業的新疆野生動物救護中心,11月中紛紛擾擾的報導中,大抵上呈現出要由最具有雪豹專業的新疆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接受,以進行野放訓練,最終希望能夠讓雪豹回歸自然。

然而,從11月開始放話說「近期」就要接手的新疆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卻又讓張家陷入無盡等待,在內外俱疲的情況下,張家開始後悔撿了雪豹,不僅受到許多質疑攻訐,一年的畜牧成果也要消耗殆盡。但對於付出巨大人力、資源照護雪豹的張家,專家們僅宣稱最後再討論人力報償,過程中似乎未對雪豹的實質需求有所幫助。但張培偉表示,11月以後兩隻雪豹的食量已經達到一天4、5斤鮮肉,一天3、4隻雞(2010年肉雞收購價約4元/斤),雖然幸好家中畜養雞、羊不少不至斷糧,也還能依靠他人捐助,但當時體重15kg的小雪豹就已是如此食量,長久以往便成了無底洞。

2008年底以後,專家們曾經前往欲將雪豹接走,但是張培偉質疑不肯清楚交待雪豹的去向,是否要採取動物園豢養的方式,此外,官方也不肯正面回應張家的補償問題,只肯拿出一筆令張家不願提起的金額便算兩清,因此,這起事件在各方角力中,遲遲無法圓滿落幕。

2008年11月事件曝光時,小雪豹僅15kg,還是野放訓練的黃金時期。但就在無法順利轉送的過程中,這對雄雌雪豹已經長到了38kg和32kg,2009年5月3日,兩隻雪豹終於被送到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的新疆野生動物救助中心,園方以35天隔離檢疫期為由禁絕採訪,直到6月10日才有媒體報導在豹館室外區發現了兩隻雪豹的身影,專家們表示是否野放還要評估,也有人直稱很不樂觀。

飼養了雪豹將近一年的張家,聲稱餵食用掉了1700隻雞和幾十頭羊,但有關部門都不願回應補償事宜,而透過媒體效應捐款維持雪豹所需的計畫也終告失敗,張家落得了捕捉、利用保育類動物的質疑,甚至還可能被追究法律責任,專家們要求要原地飼養一段時間,卻未能給予飼育輔導與補助,最終讓豹貓無法在黃金時間回歸自然,這到底是誰的錯誤與責任?


我很在乎兩隻雪豹的後續究竟如何,但是遍查網路,就只能看到2009年6月為止的報導,兩隻雪豹被送養天山野生動物園以後,總算度過了適應期,漸漸適應動物園的生活,但是專家們卻只能宣稱野放的目標,實際上卻拿出種種理由,諸如野放所需場地與時間問題,而相應的經費、人力不足,以及豢養一年的雪豹已經很難野放。



這諸多理由,是否表示,兩隻雪豹已經野放無望,註定要一輩子住在天山動物園,而雪豹壽命長達10-30年,兩隻剛滿一歲的雪豹究竟會在人為豢養的環境中度過多少歲月?

事後回顧這一段歷史,我不禁很陰謀論地揣想,由於雪豹是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也沒有人為飼養繁殖的紀錄,在各地動物園數量稀少尚算珍稀,而在動物圈養如此習以為常的社會中,以為圈養動物進行繁殖可以復育族群的人不知凡幾,所以在許多早期議論中,誰要認養、動物園收養、進行繁殖復育的聲音所在多有,宣稱要讓他們回歸自然且真心希望如此的又有多少?

我十分邪惡地猜測,有些專家或許根本也不希望將雪豹野放,畢竟這樣一對從小被人類飼養、感情極佳的雄雌雪豹,在忽略瀕危動物近親繁殖的圈養繁殖環境中,或許很有希望創下人為飼養繁殖的紀錄吧?如果他們至今還在,也已經度過了三歲的性成熟期,他們如今安在?

有很多專家與民眾質疑這又是一起華南虎事件(2007年民眾用年畫造假華南虎相片,中國官方草率公開發現華南虎),言之鑿鑿認為不可能撿到這兩隻小雪豹,牧民也應該有能力判斷品種,也有人認為牧民飼養他們數月是在利用他們,然而任何一個常常發現被棄幼貓的貓中途,大概都會有類似的經驗.....
 

當發現地上有無助的幼貓掙扎求生,周遭又看不見母貓照料他們,便猜想若不伸出援手他們就活不了了,心一軟便又撈了回家,哪裡會想到是虎是豹,沒養過幼貓的人又怎麼知道小貓只有小老鼠般大小,大一些興許只是大了點、品種不大一樣吧!又說飼養了兩個月才發現異常,這又有什麼稀奇呢?想想他養了6個月增加了12kg,但要是遇上成長期的小貓,6個月增長個6、7kg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畢竟我的貓兒子Che一歲大的時候也有7kg啊!養了兩個月才發現成長地好快這大概也不讓人意外才對。

也有很多人,當時只是一時心軟,動念帶回家照料,想說讓他長大些就可以放養了,卻殊不知從小便人為豢養的動物會喪失求生能力,就好比我們TNR(捕捉、絕育、放養)時遇到小貓,一方面掙扎著很難送養,一方面又害怕照顧久了他會失去自立能力,所以送養與放養之間也有個黃金期,一方面耗費心神、一方面無盡燒錢,這種困難與掙扎,恐怕只是真正的照顧者才能體會。

至於為什麼不輕易讓動物園接走,這何嘗不是每個中途都有的掙扎嗎?接手的認養人希望中途從此不再過問,也不認為該為中途的付出作些補貼。但是中途怎麼能不擔心他會不會是個好認養人?會不會一輩子不當籠養?同樣都是貓咪的照顧者,即便他們家是大貓,我們家是小貓,但人與貓之間的情感都不能輕易割捨。因為不瞭解而批評,不是太重了嗎?

有些民眾不瞭解,以為品種動物很珍貴,卻不知道社會、環境的劇烈變動,臺灣的流浪動物生態也已經改變,滿街美短幼貓隨手已不稀奇,我自己也就曾在山區撿過暹羅幼貓;若有竹苗民眾誤把保育類的石虎撿回家養,我也不甚意外。

誤養雪豹事件已成羅生門,留下許多不可解的謎,但是兩隻石虎卻已經受到傷害。若再特別考慮野生動物的角度,為什麼有一堆民眾與機關都搶著接手飼養、繁殖,造成了野放如此困難的結果,這豈不突顯出社會對動物觀的偏差 ?我相信很多人還以為動物園圈養是很好的結果,卻不知道圈養動物多麼違反動物福利,而這樣的觀念也勢將危及人與環境的關係,對野生動物的生存造成永久的傷害。

儘管這是一則發生在大陸的新聞,但是在走私、販賣野生動物如此猖獗的臺灣,這起事件也很有意義。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tech/2008-11/13/content_10351065.htm

新疆牧民撿到兩只罕見雪豹誤當斑貓養()

20081113 09:42:39  來源:亞心網

 


兩只小雪豹的體重目前已經有15公斤了 伊犁廣播電視報 孫新友 

 

伊寧縣喀拉亞尕奇村牧民張培偉,今年510日,在山區放牧時撿回一對酷似草原斑貓的兩只小動物,並把這對“草原斑貓”帶回家,當成寵物飼養,沒想到這兩只“斑貓”越長越像豹子。後經專家認定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雪豹。如今這一雄一雌雪豹體重已達15公斤,每天需4-5公斤鮮肉喂養,救助者張培偉已難承擔雪豹的“夥食”供應。但是雪豹作為國家保護的珍稀野生動物,既不能出售,又不宜放歸自然,加之在本地也沒有合適的救護地,只能由他繼續養護著,如今,越養越大的雪豹如一個燙手的山芋,讓張培偉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誤把雪豹幼崽當斑貓

家庭飼養寵物並不稀罕,但是“飼養”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兇猛的雪豹,在全國也絕無僅有。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喀拉亞尕奇村牧民張培偉就養了一雄一雌雪豹。如今隨著雪豹體形的增大,食肉量的增多,每天四五公斤鮮肉的“夥食”供給讓張培偉愁眉不展。 

118日,記者在張培偉家的羊圈裏看到這兩只一雄一雌、活潑可愛的雪豹時,它瞪著幽藍的眼睛望著陌生人在羊圈裏跳躍奔跑,顯示出十足的野性。雪豹作為國家稀有的一級保護動物,如何被張培偉“收養”?記者帶著極大的興趣採訪了雪豹救護者牧民張培偉。

記者:你在什麼時間、什麼地方發現的?當時這兩只雪豹幼崽處在一個什麼樣的環境?

張培偉:512日上午11點左右,我在離鄉政府以北約60餘公裏處一個叫塔勒夏提峽穀放牧時,想撿點貝母,就撥拉著草叢往前走,突然發現附近一片草叢在晃動,我就走過去,撥開草叢發現兩只毛色灰白,身上略有小斑點,像狸貓一樣的兩只小動物在爬動,身上被雨淋得濕漉漉的,凍的渾身發抖。我當時以為是草原斑貓的幼崽,就把它揣在懷裏拿到我住的帳篷裏放下,並給它喂了些幹糧和水。三天後我開著拖拉機下山時就把兩只“山貓幼崽”,放到一隻裝麥趣爾鮮奶的紙箱子裏帶回了家。之後,我母親就把它放在臥室裏當寵物養,每天給它喂牛奶和幹糧或米粥之類的食物,養到2個月之後,體形逐漸長大,尾巴特別長,其體貌越來越象豹子,後來擔心它傷人,我們就把它轉移到後院的羊圈裏飼養。

記者: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這對動物不是草原斑貓而是雪豹?

張培偉:在羊圈裏飼養過程中,我發現這兩只“草原斑貓”的毛色斑紋越來越像雪豹,但是我不能確定是雪豹,因為我沒有見過活體雪豹,不好判斷,只是懷疑。今年7月的一天,我到羊圈裏給它餵食,發現放在羊圈裏的一隻小羊羔被吃了,地上流了一攤血,羊皮被撕爛、肚子被掏空、肉吃得一幹二凈。我看到這一情景非常吃驚,草原斑貓是不吃活羊的,這對“斑貓”敢吃活羊,把我嚇了一跳。之後,我開始懷疑草原斑貓很可能是雪豹。自從小羊羔被吃掉後,兩只雪豹就不再吃幹糧一類的東西了,只吃肉,我們只好給它買些肉吃或放上幾只活雞讓它捕食。從這以後羊圈裏再也不敢圈羊了。現在隨著體形的增大,越養越擔心傷人,雪豹特別是食肉量的增大,花費越來越多,都快養不起了。

 

今年89日,記者獲悉此事後,告知了伊犁州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辦公室主任努爾瑪提,他聽後非常重視。當日下午,記者就與努爾瑪提一起前往張培偉家瞭解情況。經過查看,體形測量和毛色斑紋分析,基本確定是雪豹。努主任隨後就對雪豹救助過程和飼養情況進行登記備案。兩天後努爾瑪提就向自治區林業廳野生動物保護處、州林業局有關領導進行匯報。為了判斷準確,確保不出差錯。97日,努爾瑪提又培同自治區林業廳野生動物保護處一位曾飼養過雪豹的動物學專家,到張培偉家查看,經過這位專家仔細驗證認定確實是一雄一雌雪豹。

被專家確認為雪豹後,州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辦公室考慮到目前本地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不具備飼養條件,如果放歸自然,又擔心不能適應野外環境,加之張培偉已經飼養了很長時間,對其生活習性比較瞭解。因此決定先讓張培偉繼續養護著,待野生動物保護部門拿出救護方案,找到合適的養護地點後,再決定其歸屬。

  兩只雪豹一天吃5公斤肉 養不起

經過半年的飼養,兩只雪豹已從救助時的半公斤左右幼崽長到了15公斤,其體形越來越接近成年雪豹,食量也大增。在捕食活雞時,可以騰空捕捉,身體非常矯健,野性十足。張培偉說,現在是越養越怕,長的越快越擔心,不僅食物供給困難,更擔心它的安全,一旦跑出去走失、或得個什麼疾病,或傷了人,就不好交代了,這可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呀。前段時間,其中一隻雪豹突然失蹤,把我嚇了一跳,就跑到後院玉米地裏、樹林裏找,後來在羊圈附近草棚內一根木頭下找到了雪豹。從那次“失蹤”事件發生後,我就對羊圈門窗進行了加固,防止它再次走失。

更讓張培偉一家擔憂的是:隨著雪豹越養越大,食量也跟著增長。他告訴記者,前幾個月,兩只雪豹每天只吃一兩公斤肉,現在至少吃四五公斤肉,有時要吃三四隻活雞,牛羊雜碎還不怎麼吃,現在不敢喂牛羊雜碎,怕雜碎不幹凈,有病菌,萬一吃出病來就麻煩了。每次給雪豹喂肉時,我都要仔細檢查,洗幹凈後才敢喂。吃得雞必須是活雞,有時身上臟了,還要給它洗澡。張培偉的母親范桂蘭說,養著這兩只雪豹,比侍候個人還麻煩,光吃肉就快把家裏吃窮了,幸好自家養的有雞有羊,加上好心人幫助,還可以暫時撐一撐,但家裏就靠這些羊和雞生活,原想今年可以多賣一些雞換點錢,但大部分雞都喂了雪豹,羊也吃掉了十幾只,現在快撐不住了,尤其讓人擔心是雪豹的安全。為了管護好雪豹,我不敢離家一步,白天夜裏都擔心受怕。

張培偉說,經過半年多的精心飼養,我現在對這兩只雪豹好像有了“感情”,真不捨得讓它離去,每當看到活潑可愛的兩只雪豹玩耍時,我就不去考慮負擔問題,盡量把它們喂飽。我現在知道雪豹是國家一級珍稀保護動物,也向政府報告了情況,在兩只雪豹沒有歸宿之前,我會堅持養護下去。記者在現場看到,已經半歲多的雪豹,被張家喂養得四肢健壯,毛色發亮,兩只發著藍光的眼睛炯炯有神。

    政府關注,熱心人相助

伊犁州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辦公室知悉張培偉救護雪豹一事後非常重視。辦公室主任努爾瑪提多次到張培偉家,查看雪豹管護情況,在沒有找到合適安全的養護場所的情況下,他一再叮囑張培偉想盡一切辦法,飼養管護好雪豹。同時,他還向自治區林業廳野生動物保護處、州林業局領導匯報了雪豹管護情況,自治區林業廳還派專家前來鑒定和指導。

張培偉救助雪豹的事被傳出後,也引起了社會民間人士的關注。伊寧市三元招待所負責人、中國延林少年維權網伊犁站站長張統文得知此事後,不僅自已掏錢多次從伊寧市買上肉送到張培偉家幫助喂養雪豹,還向國家林業部野生動物保護司、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自治區林業廳、新疆天山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打電話反映張培偉救助雪豹情況,但電話沒少打,回音卻不多,甚至有些部門懷疑救助雪豹的真實性。

在烏魯木齊市的中國延林少年維權網版主朱延林老師知悉此事後,讓張統文通過網上發了幾張雪豹的照片供其核實。朱延林接到照片後經過核對基本認定是雪豹。之後,朱延林瞭解到張培偉家養護雪豹面臨的困境後,于9初,向張統文匯來了9900元救護資金,委託他為雪豹購買所需食物,用於救護雪豹,幫助張培偉度過難關。118日,朱延林從烏魯木齊市趕到張培偉家實地查看雪豹,當他看到兩只活蹦亂跳雪豹時驚喜不已,立即把雪豹抱在懷裏讓記者拍照留念。

當朱延林瞭解到張培偉家經濟有些拮據,喂養雪豹力不從心的困境後,當場提議幾位一同前去觀看雪豹熱心人士向雪豹救護者張培偉捐款,朱延林個人當場捐出了500元,伊寧三元招待所負責人張統文、華麗鞋業老闆朱建成、義大利老船長鞋業專賣店店主張革雁、華黎士健康產業公司毛君哲、其鵬保健品公司錢其鵬、州政府法制辦史鉻軍、潘津鄉牧民陳秀春紛紛解囊相助、均捐出了100餘元不等的救助雪豹的“善款”。張培偉面對這些熱心人士的善舉激動不已,他向捐款者表示,在政府沒有為雪豹找到養護地之前,他有信心把雪豹養好,管護好。

雪豹最終在何處安家,亞心網記者將繼續關注。(消息來源伊犁廣播電視報) (本文來源:亞心網 )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08-11/17/content_10370662.htm

牧民撿到雪豹當貓養續:小豹遭千人圍觀受驚

20081117 11:22:47  來源:烏魯木齊在線

 


在張培偉家,兩只雪豹見到來人後受驚嚇,蜷縮在墻角

張培偉的妻子范桂蘭在自家小院喂鴨子。她說,兩只雪豹每天要吃10只鴨子

 

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張培偉養的兩只“山貓”經鑒定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雪豹後,引來了眾多媒體和參觀者。

     “這幾天它們(指兩只雪豹)見的人太多了,吃的也明顯減少了。”1116日上午,張培偉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說。可以聽出,電話中很吵,沒說幾句,他匆忙掛了電話。

當天,記者電話聯係了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黨委書記時來升。時來升說,自從1113日張培偉養雪豹的事經媒體報道後,區內外、中央電視臺等20餘家媒體先後來採訪,聞訊而來一睹雪豹真容的參觀者更是多達上千人。

“這根本就是借雪豹在炒作,哪裏是在救護雪豹!把雪豹當做明星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誰能負責?”昨日,自治區林業廳野生動植物保護處副處長史軍得知此情況後氣憤地說。

    遊客太多雪豹受了驚嚇

16日上午,記者電話採訪張培偉時,他說,最近幾天來看稀奇的人太多了,各地的媒體記者都有,雪豹因為見的人太多,受到驚嚇,食量明顯減少,精神狀況也不好。

張培偉說,最初收養兩只雪豹時,兩個小家夥也只有兩三公斤,他用家裏養的雞悉心喂養照料。9月,他向伊犁州野生動植物保護辦公室反映了情況,伊犁州林業部門和自治區林業廳都先後來了人,讓他先養著,就再沒過問。直到最近,媒體報道後,林業部門才重視起來。

電話採訪持續了不到三分鐘,可以聽出電話中很吵,張培偉說他在忙著接待來人,有時間再給記者打電話講述情況。

記者電話聯係到在張家採訪的當地媒體記者,他說,他在13日下午採訪時,就已經被告知拍攝期間不能用閃光燈,在採訪過程中,也盡量避免近距離接觸雪豹。

據鄉政府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1115日,央視採訪組也來到了張培偉家準備做專題報道,但考慮到雪豹的精神情況,他們暫時將採訪時間推遲。

記者從伊寧縣委宣傳部瞭解到,伊寧縣有關領導曾順路去張培偉家探訪過兩只雪豹。目前,前往當地採訪此事的大多數媒體,都是自行前往採訪的。一位姓郭的常務副部長表示,他也是從媒體報道中知道這件事情的。

當日下午,記者再次撥通張培偉的電話時,他說了句:“現在很忙,不方便接受採訪,有什麼事找少年維權網的朱老師。”就掛了電話。

    政府保護雪豹胃口恢復

當天,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黨委書記時來升表示,1113日以來,隨著兩只雪豹引起全國媒體的關注,他為了能給雪豹找個好的歸宿,每天都奔忙在縣委、縣政府、林業局等相關職能部門之間。同時,他還得到張培偉家瞭解雪豹的情況。

時來升說,平時張家有三口人,突然來這麼多人,影響了雪豹的日常生活,平日溫順的兩只雪豹在1114日發生了些異樣情況,有陌生人靠近時會發出沉悶的低吼聲,食欲也不好了。

為了使雪豹少受外界幹擾,同時考慮到張培偉家人少院子大,從1114日開始,伊寧縣林業派出所、喀拉亞尕奇鄉先後組織了10余位民警、民兵對雪豹實施24小時保護,拒絕外來幹擾;1115日,鄉黨委、政府考慮到張培偉家的經濟狀況已無力負擔雪豹的日常開支,向社會公佈了救助雪豹的愛心賬號,並號召鄉幹部為雪豹捐助生活費用1000元,並且還安裝了價值4000元的電子監控設備;16日下午,伊寧縣林業局還在雪豹住的房間安裝了紅外線電子監測器,張培偉在臥室裏就可以通過電子顯示器隨時觀察到雪豹的情況。現在,兩只雪豹的精神狀況已明顯好轉,當天它們吃了5只鴨子,情緒也穩定了很多。

時來升說,張培偉目前還沒有接到相關部門關於如何處理這兩只雪豹的通知,但作為當地政府,他們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有責任來保護好兩只小雪豹。

    學者質問放雪豹一條生路

昨日,記者電話採訪新疆野生動植物保護處副處長史軍時,得知目前雪豹的情況,史軍的情緒顯得很激動:“這哪裏是在救護雪豹,根本就是把雪豹當明星炒作。”

史軍說,今年9月,林業廳得知此事後特別重視,專門派專家前往伊寧縣救護雪豹,考慮到當時兩只雪豹體弱幼小,運輸的應激性太大,專家建議讓雪豹安靜休養,而且當時張培偉收養雪豹已4個月,雪豹適應了張家的環境,所以才讓張培偉暫時先養著。等雪豹身體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再運到新疆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最後擇機野放。

史軍表示,當時伊犁州電視臺對該事件進行了採訪,但考慮到外界關注會驚擾雪豹,影響雪豹靜養的救護方案,所以最終沒有讓伊犁州電視臺對外報道此事。

“現在必須將兩只雪豹運回來,由新疆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來接管。”史軍指出,這兩只雪豹不能成為媒體炒作的工具,更不能被一些單位拿來謀利,最終還是要野放,讓雪豹回歸自己的家園。

提及一些網絡媒體給兩只雪豹取名,史軍反問:“取名能救護雪豹嗎?能解決實際問題嗎?”史軍強調,目前要緊的是先盡快對兩只雪豹實施救護。他說,雪豹作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任何人都不能領養。

對於張培偉收養雪豹的事情,史軍表示,收養當初,張培偉就應該向野生動物保護部門報告情況,而不是在養了幾個月後才報告。對張培偉的行為,事後會做出相應的處理,至於人工工資怎麼算等問題,最終會有處理結果。

史軍認為,野生動植物保護部門的救助能力是最專業的,一直以來,他們都高度重視兩只雪豹,並切實實施救護,而雪豹的救助陷入了目前的狀況,全是這些天來媒體的關注和炒作造成的。 來源:烏魯木齊在線  (記者馬少賓 趙西婭 通訊員賴宇寧攝影報道)

 

 

 

 

http://news.backchina.com/viewnews-19185-big5.html

牧民撿到雪豹 專家質疑︰又一華南虎事件?(組圖)

京港台時間︰2008/11/21  消息來源︰中國青年報

雪豹曝光後,一撥又一撥的參觀者來到張培偉家。賴宇寧攝

張培偉的母親和前來觀看的人與雪豹合影。 賴宇寧攝

 

  1112日,就在華南虎照案即將進入二審的時候,一則新疆牧民撿拾兩只雪豹的新聞迅速佔領各大網站的顯著位置。僅幾天時間,一幅一手攬一只雪豹面對觀眾注目的經典畫面,讓很多人認識了張培偉——一個來自新疆天山西部伊犁河谷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的牧民。 

  當事人稱上山放牧撿拾雪豹 

張培偉回憶,512日上午雨後,他在距家90多公里處的天山西部塔勒夏提峽谷放羊。考慮到雨後的山坡草叢里會有野貝母長出,張培偉一邊放羊一邊在草叢里尋找貝母。突然,他發現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在草叢里晃動,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對非常可愛的小山貓。出于對小動物的好奇,他將小山貓抱到約1公里外的住處。在山上住了幾天後,張培偉將小山貓帶回了家。 

隨著小家伙慢慢長大,張培偉和他的家人越來越覺得這兩只小山貓非同尋常。首先,兩只山貓的食量越來越大,兩個月大時它們便偷偷地吃掉了一只雞,給它倆喂些碎肉似乎根本填不飽它們的肚子。另外,由于兩個小家伙一直在張培偉的屋里睡覺,它倆的小便氣味越來越大,最後簡直到了讓人無法忍受的地步。直到兩只山貓跳進羊圈將一只小羊捕食後,張培偉和他的家人才開始恐懼起來,它倆到底是什麼動物? 

為了弄清雪豹的身份,張培偉與北京、烏魯木齊等地的一些動物研究部門聯系,但始終沒有得到答復。7月末,張培偉和朋友向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林業局求證,經過伊犁州林業局野生動物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初步確認,張培偉養的這兩只小動物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雪豹。9月初,經過自治區林業部門野生動物保護專家進一步確認,山貓的確是雪豹,已被列入國際瀕危野生動物紅皮書,在國際IUCN保護等級中被列為瀕危 ”(EN),和大熊貓一樣珍貴。 

張培偉說,讓他不解的是,林業部門確認雪豹身份後卻告訴他不能告訴任何人,等待有關部門處理。在遙遙無期的等待之中,他們想辦法通過朋友找到當地一家報紙,于1112日對雪豹曝了光。從1112日開始,包括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等媒體在內的數十家媒體陸續來到張培偉家進行采訪,有的媒體甚至將直播設備搬到了他家。張培偉說,他們萬萬沒想到雪豹被媒體曝光後竟然會產生如此大的轟動效應。 

專家質疑撿拾雪豹的說法 

放羊誤撿山貓,長大驚變雪豹,這個故事非常具有新聞性,但與華南虎事件一樣,這個故事經不起推敲,可能是一個騙局。多年從事雪豹研究的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新疆動物學會副理事長馬鳴認為,張培偉撿到雪豹時就可能知道那只雪豹絕非山貓,張培偉對媒體和公眾可能撒了謊。 

20049月,在國際雪豹基金會和新疆保育基金會的支持下,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開始進行新疆雪豹分布調查工作,迄今已有4年。馬鳴作為研究員從2004年開始便隨考察隊深入天山托木爾峰地區和阿勒泰地區天山東部中部、和田地區昆侖山等地進行野外調查。因為一直沒有間斷過對雪豹的追蹤與研究,馬鳴掌握了很多雪豹在新疆的第一手資料,他是中國目前業界公認的雪豹問題研究權威。

17日仍在新疆昆侖山一帶作野外雪豹生存調查的馬鳴,在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張培偉發現雪豹的新聞他已詳知,針對此事他有不同看法。 

馬鳴認為,盡管山貓與雪豹同為貓科動物,但此貓非彼貓,即使是剛生下的幼崽,無論大小還是長相,兩者都有本質區別。按照常理,雪豹的棲息環境主要在海拔高度為20006000米之間的高山裸岩、高山草甸、高山灌叢和山地針葉林緣,夏季棲息地的高度大多在海拔5000米左右。按照張培偉的說法,他撿到雪豹的時間為512日,即伊犁河谷的初夏,這時候雪豹的生活棲息地應當在海拔40005000米。從常理推斷,牧民放羊不可能將羊趕至如此高海拔的地方放牧,更何況張培偉放牧的羊是綿羊而非善于攀爬的山羊。 

針對有些媒體提出這幾年全球氣候變暖,雪線上升,可能讓雪豹的生存環境有所改變,馬鳴認為這更進一步證實了張培偉撿拾雪豹的不可能性,因為雪線上升意味著雪豹要去更高的地方建自己的巢穴,而不是到海拔更低的草原上安家落戶,于情于理都不可能。 

張培偉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他是在離自己搭建的簡易帳篷不足1公里處放羊時在草叢中撿到兩只雪豹的,從當時小雪豹可愛的樣子判斷應該是出生不久,也就是說它倆離開母親懷抱沒有多長時間。針對這一說法,馬鳴認為,事實上,居住環境極度隱匿的雪豹通常將巢穴建在峭壁岩洞中。雪豹在草叢中築巢,從目前科考研究中尚末發現。另外,如果的確像張培偉所說的那樣,小雪豹發現地距離他住的地方不足1公里,且與放牧的地方近在咫尺,為何母豹放棄幼崽外出覓食舍近求遠去打野味而讓山坡上散牧1個多月的羊群安然無恙? 

馬鳴感慨,如此漏洞百出的彌天大謊竟然有那麼多人相信!自己雖一直忙于科考工作無暇顧及這場鬧劇,但作為一名從事野生動物研究和保護工作的學者,自己有義務表達觀點和立場。 

馬鳴同時表達了這樣一個觀點,因為無論是參加野生動物專題科考還是進行野生動物學術討論,他都必須面對一個現實︰在盜獵分子頻頻得手的同時,國家級的野生動物越來越少。因此,自己最痛恨那些盜獵分子,更痛恨那些自己多次見過的披著保護野生動物外衣的盜獵者。為了讓野生動物更好地生存,作為一個學者,他不怕被外界議論,他需要說出自己的心里話。 

馬鳴說,根據種種跡象可以作出這樣一個判斷,張培偉或者其團伙出于私利,在上山獵殺了母雪豹後將其幼崽劫持下山。當然還有可能是另外一種版本,就是另外一個盜獵分子將母豹獵殺後將一對小雪豹帶下山,這時巧遇放羊的張培偉,盜獵分子做賊心虛,一慌,將小雪豹棄之草叢逃之夭夭,而與盜賊擦肩而過的心地善良的張培偉將可憐的小雪豹帶回寒舍精心喂養。如果想象得再浪漫一點,就像張培偉描述的那樣,雨後的一個清晨,他從簡易帳篷里走出來牧羊,走了1公里左右,突然被草叢里一團晃動的黑影吸引。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對山貓。不過張培偉可能忘記了一個細節,一只或者一對覓食不成空腹而歸的成年雪豹因為養不活孩子,打掉牙齒流著眼淚看著離它們不遠處的一個好心人將自己的一對孩子收養。 

針對專家的種種質疑,張培偉一再解釋自己的確是在草叢里撿拾到雪豹,草叢是那種高原岩石帶上並不平坦的草叢,海拔大約在3000米以上。張培偉認為,之所以專家對他撿拾雪豹的行為產生懷疑是因為雪豹非常罕見,有些研究雪豹的專家一輩子可能都沒見過野外生存狀態的雪豹,但他卻遇見了這一對兒。 

你自己沒見過不能說別人沒遇到,你沒看見不能說事實沒有發生,雪豹不是為雪豹專家而生存和出現的,雪豹專家的話並不代表唯一的可能。張培偉說,他听到過好幾個鄉里的老牧民說在山里看見過雪豹,牧民雖然不是雪豹研究專家,但因為生活環境在山里,他們見到雪豹的機會比雪豹研究專家多得多。

張培偉認為專家懷疑自己最關健的是沒有人作證,他僅僅是一個牧民,沒有雪豹研究專家具備的攝像攝影記錄設備,如果有,一切問題都解決了。關于專家的質疑,張培偉的好朋友朱建成這樣反駁︰能不能這樣猜測,512日,母雪豹在覓食途中的草叢里突然生下小雪豹?大千世界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憑什麼雪豹就得像專家說的那樣不能在草叢里生產? 

雪豹保護區難實現 

與發現華南虎時當地立即打算建立國家級華南虎自然保護區如出一轍,就在雪豹驚現伊犁河谷的消息發布同時,伊犁將建榆樹溝雪豹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新聞隨之出籠。對此說法,野生動物保護專家解釋,目前在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建立自治區級甚至國家級的榆樹溝雪豹保護區並不現實。 

榆樹溝是哈薩克語喀拉亞尕奇的漢語表述,即張培偉家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所在地。專家認為,在河谷平原開闊地帶建立雪豹野生動物保護區顯然不可能,因為建立雪豹野生動物保護區絕不可能以動物的人工飼養地的名稱來命名,如果要建也是在雪豹生活棲息之地,這是最起碼的常識。 

記者從林業部門等多個渠道證實,當前有關部門還沒有在伊犁河谷建立雪豹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決定,因為建立野生動物保護區的前提條件是要有一個比較科學的調研報告,至少野生動物保護部門應該通過科考活動等比較嚴肅的行為,大致了解擬建野生動物保護區內該種動物的分布情況及其活動規律。 

即便是有關部門確定要在某一地區建立野生動物保護區,也必須根據保護區建設規劃將保護區範圍內可能影響環境的人居設施及工業設施進行搬遷。如果完成這些工作,先建立地州級野生動物保護區,然後建立自治區級保護區,最後再申報國家級野生動物保護區。從當前國內申報建立的國家級野生動物保護區來看,一般來說這個程序要經過510年。發現了一兩只雪豹就聯想到建立國家級雪豹自然保護區顯然有些操之過急。 

為什麼要撿回雪豹? 

張培偉家離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首府伊寧市不足40公里,在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喀拉亞尕奇村,張培偉家就在鄉村馬路主干道邊。從時間上判斷,張培偉從撿拾雪豹到被媒體曝光足足有半年時間,無論是張本人還是林業主管部門都沒有向外界透露這個消息。 

與今天林業部門的空前熱情相比,在得知雪豹真實身份的兩個月中,林業部門對雪豹的出現表現出了常人無法想象的冷靜。 

根據張培偉的說法,他是在今年7月發現雪豹吃羊時才判斷出雪豹的真實身份,之後他很快向林業主管部門進行了匯報。盡管林業部門很認真地對雪豹的身份進行了準確鑒定,但讓人無法理解的是,他們與張培偉家人一起將雪豹深藏于民間小院的時間延長了3個多月。 

如果不是當地一名媒體記者曝光了雪豹藏于牧民家這一消息,可能林業部門至今還不會發布這一消息。對于為什麼不向外界披露,伊犁州林業部門有關負責人解釋︰他們得知張培偉撿回兩只小雪豹的消息後,立即上報了自治區林業廳。經自治區野生動物保護處高級獸醫師劉愷鑒定,張培偉救助的的確是一雄一雌兩只雪豹。雪豹是貓科動物,屬瀕危物種,極易受到驚嚇。這兩只雪豹剛過哺乳期,體質較弱。對雪豹有影響的270多種傳染病中,有70%屬于人畜共患。作為瀕危物種,雪豹也是不法分子的捕獵對象。考慮到這些因素,州林業局采納專家建議,決定暫時封鎖消息,就地救護,不對外公布。林業部門還想調查了解雪豹的真實來源,在沒有調查清楚原因之前,主管部門想讓它們在張培偉家不受太多的干擾,安靜地生活。另外,考慮到奧運會期間全國人民都在關注奧運會這一盛事,曝光雪豹可能會引起很多不便,所以林業部門一直在尋找合適的機會向外界宣布這個消息。 

據張培偉的家人介紹,1112日雪豹被媒體曝光之前,林業部門有關工作人員偶爾出現幾次。每次來,最關心的是雪豹在不在,有沒有外人知道。這期間,有平面媒體和電視媒體曾獲此消息並準備發布新聞,但均被有關部門慎重告知消息發出之後會造成嚴重後果而不了了之。 

1117日,采訪雪豹的一家中央級媒體記者向有關部門建議,新疆林業廳應該理直氣壯地借雪豹造勢。但這一點立刻遭到了有關部門的婉拒。他們的理由很現實也很簡單,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萬一很快又出現什麼李雪豹王雪豹劉雪豹上山尋豹怎麼辦?萬一真的又撿到雪豹怎麼辦? 

因為有媒體和專家開始對張培偉撿拾雪豹的真實性產生懷疑,20日,張培偉及其家人情緒非常不好。 

影響張培偉心情的還有此前新疆首先曝光雪豹的一家媒體關于捐款的說法。按照那家媒體的說法,張培偉在新聞媒體曝光之前已經收到近萬元捐款,但張培偉向記者保證自己沒有收到過這些捐款。張培偉說,他對雪豹這件事想得過于簡單,因為社會強烈的關注度超出了他的想象,很多事情讓他無法理解。有媒體登出一些他從來沒有听說的雪豹愛心捐款賬號,這些東西讓張培偉一下陷入困惑中。 

因為莫名其妙的雪豹賬戶問題,原先給他出主意讓他出名的幾個朋友態度一下發生了變化,好像這些錢都蒸發了一樣。與一周前被媒體曝光之初接受采訪時的興奮不同,現在張培偉神情憂郁,他說自己似乎陷入了一個看不見的洞里。靠撿雪豹出名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張培偉說他看不見。看到兒子失魂落魄的樣子,20日下午,張培偉的母親範桂蘭突然哭了起來,她開始抱怨兒子︰為什麼要撿回雪豹? (特約撰稿 李志剛 賴宇寧)

 

 

 

http://www.xjfzb.com/view.asp?id=20911

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有意收養小雪豹

2009-04-23 17:44 發佈時間: 2008-11-17 12:09:00 被閱覽數: 131 來源: 新疆法制報200811177

自《伊犁廣播電視報》率先發表喀拉亞尕其村驚現雪豹一文後,此條新聞立即被疆內及國內眾多網站轉載。一石激起千層浪,儘管各界反應不一,但小雪豹的出路何在,無疑是所有人關心的問題。
 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林業局動植物保護辦公室主任努爾瑪提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中央、各地方的許多媒體來電,這些電話中除了想證實此條新聞真實性和聯繫採訪事宜之外,再有的就是想知道小雪豹最後將如何安置。
  目前伊犁州還沒有正規的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只有一個臨時救護站,各方面條件,特別是醫療條件比較差。因為對雪豹的飼養也是第一次,必須考慮到可能出現的多種問題。對於此事,自治區林業廳已在研究。努爾瑪提說。
  對於許多網友提出用社會捐助,將小雪豹留在伊犁這一提法時,努爾瑪提提出這樣幾個問題:我們相信大家的熱情,但熱情能否長久,雪豹的生存壽命較長,社會捐助能捐多少?目前,伊犁的獸醫水準也不高,如果雪豹出現疾病怎麼辦?
  對於網友將雪豹野化飼養一段時間放歸自然的提議,他說:作為雪豹這類捕食性動物,他們的防衛和捕獵技能都是自母親處實地學得,而這兩隻小雪豹並不具備這種技能,放歸自然、凶多吉少。
  鑒於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已有收養意向,且伊犁並不具備飼養的客觀條件,小雪豹若無意外,應該已經居有定所。
  目前,小雪豹體重已18公斤,按照自治區林業廳有關專家的意見,小雪豹已能承受長途運輸和環境變化,若小雪豹要搬家已到合適時機。據1114日《伊犁廣播電視報》

 

 

 

http://big5.xjts.cn/news/content/2009-05/06/content_3994278.htm

誤當貓養的伊犁兩雪豹入住動物園 野化之路難

20090506 10:29:56

(亞心網記者錢毓 伊犁廣播電視報孫新友攝影報道)倍受矚目的伊犁小雪豹事件有了最新進展,兩只小傢伙從遙遠的天山西部伊犁,來到了天山東部的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也就是新疆野生動物救助中心。

55日,天山野生動物園動管部部長郝建新介紹說,一雌一雄兩只小雪豹正在接受例行的隔離檢疫,隔離檢疫期大約35天。

郝說,目前有專業飼養人員在照顧小雪豹,每天給它們投放雞肉和牛肉。至於小雪豹對新環境是否適應,食量是否正常,郝並未透露。同時因目前小雪豹處於隔離期,公園方面謝絕了記者的探視和拍攝。不過,郝表示,也許用不了多久,就會向媒體開放。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林業廳野生動植物保護處負責人史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等隔離期結束後,將考慮適時進行野放訓練。至於選擇什麼地點進行野化訓練,他謹慎表示︰要等有關專家進行評估後再作決定。

我特別牽掛它們

我特別牽掛它們。它們不在我身邊,我挺不習慣的。也不知道它們到新地方後怎麼樣了。在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的山上撿到小雪豹,誤當斑貓養的牧民張培偉,在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說。

53日,兩只小雪豹離開張培偉家時,他還特地秤了兩只雪豹的體重,一隻38公斤,另一隻32公斤。

張培偉估計小雪豹到了新地方後,會有幾天不吃東西。他說他曾經在家中做過試驗,讓別人給小雪豹投喂雞肉,結果,小雪豹就是不肯吃。除非我和我的家人給它們投食,否則,它們拒絕進食。張培偉說。

小雪豹的離開也影響了張培偉的心情︰捨不得呀,它們都跟我生活了快一年了,我們互相熟悉得就像家裡人一樣了!

張原本打算跟著小雪豹一起到它們的新家來看看的,但當時未得到林業部門的同意。張說,無論如何,過些天,他會趕到烏魯木齊去看望小雪豹。

當時未考慮異地安置

2008510日張培偉撿到小雪豹,到200953日林業部門的正式安置,中間間隔了將近一年時間。有專家認為,這實際上已經使得小雪豹失去了最佳的野放訓練時機。

此前,記者瞭解到,2008年冬天,新疆林業廳曾派專人去接小雪豹,但未有結果。那麼,為何小雪豹到現在才得以重新安置呢?

史軍表示,20087月,他們接到牧民報告後,就立即派專人到牧民家中瞭解情況,給小雪豹檢查身體。考慮到當時小雪豹只有幾個月大,年幼體弱,不適合長途搬遷,而且,小雪豹一直生活在牧民家中,跟牧民產生了信任和感情,一下子讓不熟悉的人接管它們,會對它們造成恐慌,不利於它們的健康成長。因此,當時沒有考慮異地安置小雪豹的事

之後,伊犁方面傳出消息說,當地在積極進行就地安置小雪豹的準備,計劃將小雪豹安置到當地的野生動物園內,並稱有條件也有能力保護好兩只小雪豹,同時計劃在當地進行野化訓練。

期間,甚至傳出要在張培偉發現小雪豹的榆樹溝地區建立雪豹保護區的說法。

自小雪豹被新疆林業廳接走後,連日來,張培偉一直在跑伊犁的林業部門,他希望政府能對於他飼養小雪豹一年多時間有個合情合理的說法,而不是像外界傳聞的那樣是非法的有圖謀的,並且希望政府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

據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張培偉曾向林業部門提出給予20萬元的補償。他的家人稱,飼養小雪豹喂掉了至少1800只雞。但未得到回應。張也曾跟雪豹基金組織有關人士有過接觸,希望雪豹基金會能給予幫助,他表示長期飼養雪豹,在人力和經費上已遇到困難。但也未得到回應。張也曾試圖借助媒體的影響力,獲得一定的捐款,以便能夠繼續喂養雪豹,但在眾多媒體質疑他撿拾飼養小雪豹的合法性之後,這個願望也隨之落空。

55日,張培偉告訴記者,伊犁州林業部門已經口頭承諾,要給張出具一份官方的書面意見,肯定其飼養小雪豹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並承諾給予相應的經濟補償,相關手續正在辦理之中。至於補償的數目,張說,目前還不知道

隨後,記者電話采訪伊犁州野生動植物保護辦主任努爾瑪提,向他求證上述事宜的真實性,他表示︰無可奉告

史軍則告訴記者︰小雪豹的安置工作確實還有一些遺留問題,比如,對于牧民張培偉撿拾飼養小雪豹存在多大程度的合理性問題,以及可能涉及到的對其補償問題等等。

野化之路陷兩難處境

一些關心此事的網民認為,造成小雪豹在人工環境中長大,跟張培偉最初的無知有直接關系(誤將小雪豹當斑貓養),小雪豹因此喪失野外生存的學習能力,張是要負不可推卸的責任的

還有網民說,也說明目前政府對於雪豹的保護宣傳還遠遠不夠。而小雪豹被長期滯留在伊犁,沒有得到及時的、更恰當的安置,則是各方利益博弈所致。伊犁想把小雪豹留在當地,不排除拿小雪豹要項目的想法也不排除將小雪豹作為公園展覽或公園之間交換的的期許

記者就此向伊犁州林業部門求證時,有關負責人沒有對此表態。

中科院新疆生地所研究員馬鳴則對小雪豹野化之路表示︰並不很樂觀。馬鳴是目前國內連續數年在野外跟蹤研究雪豹為數不多的專家,他帶領的課題組摸清了天山、阿爾泰山、昆侖山等部分區域雪豹種群及其棲息地的狀況。

他認為,小雪豹的野化,面臨兩難的處境。他說,雪豹是高山物種,要進行野化訓練,至少應選擇在2500米到3000米的海拔高度,這就需要一個專門的野化訓練基地。同時,野化訓練也需要專業人員,這就需要足夠多的前期投入。而我們在專業人員和專門經費上,恐怕都存在困難。

野化的過程也不是一兩年能完成的。馬鳴舉例說,國外有一位專家試圖野放一隻荒漠豹,該專家一直跟蹤訓練了4年多,到現在也未能實現完全意義上的野放。再比如野馬的野放訓練,從人工繁育之初到現在已持續了20多年,雖然有一批野馬在野外生活了數年,但到現在仍不能說已經完全成功。

馬鳴說,野生動物天生具備一定的野性,但在人工環境下長大的小雪豹的野性如何?這需要有個正確的評估。到底能否野化,進行野化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要有個科學的評估,然後拿出一個合理的方案。

馬鳴說,從專業立場看,他目前還不能武斷地說能不能野放,要不要野放。這要看有無野放的能力。他認為這個能力是多方面的,僅要看小雪豹本身的情況,還要看各方為野放能提供什麼樣的條件。他希望此事能引起國家的重視,在經費上給予相應的支持。
稿源︰
亞心網 責編︰ 曾賢榮

 

 

 

http://www.camchina.cn/show.aspx?id=13573&cid=94

兩隻雪豹在新疆有了家

 

 圖為200811月牧民張培偉家飼養的兩隻雪豹。(資料片)

       新疆都市報於20081114日刊發了《牧民峽谷撿回斑貓搖身變成珍稀雪豹》的報導,兩隻雪豹的去留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53日,這兩隻離開大自然一年的小精靈,帶著不同凡響的經歷,來到了位於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的新疆野生動物救助中心。

    豹館平添幾分神秘

56日,在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兩隻伊犁家養雪豹的到來,給不起眼的豹館增添了幾分神秘。大門虛掩,裡面的門上掛著一把大鎖,飼養員勸走了一批又一批遊客。專門負責飼養雪豹的工作人員,將這扇門輕輕地打開一條縫隙說:雪豹剛來,正在進行檢疫,不能見人。

天山野生動物園動管部部長郝建新介紹:從幾天前開始,就不斷有人來打聽兩隻小雪豹的情況。由於這兩隻小傢伙在外面生存了很長時間,要接受例行的隔離檢疫,隔離檢疫期大約為35天。一是看它們有沒有患病,二是看它們能不能適應新環境。

不少遊客就站在豹館的門口徘徊,希望飼養員能通融一下,看一眼小雪豹就離開。郝部長表示,等處於隔離期的雪豹排除危險後,一定會與大家見面。

    張培偉不了的牽掛

牧民張培偉告訴記者,53日,養了一年的兩隻小雪豹要離開了,他給它們又稱了一次重量,它們的體重分別是38公斤和32公斤。在2008年的11月中旬,它們的體重都只有15公斤左右。與小雪豹相處了一年,張培偉很是擔心它們換了地方會不吃不喝。有時間了,我一定會去烏魯木齊看它們。張培偉說。

2008512日張培偉撿到小雪豹,到今年53日林業部門正式安置,間隔了近1年的時間。有專家認為,實際上小雪豹已經失去了最佳的野放訓練時機。

    條件成熟野放訓練

據介紹,自從2008512日,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牧民張培偉撿到兩隻小雪豹之後,自治區林業廳野生動物保護處及當地有關部門多名專家先後多次來到張培偉家瞭解情況,商討遷移等問題。但由於雪豹已遠離它們生存的雪山環境,體質比較虛弱,已失去了野性,且不能野放,並決定到今年春後氣溫回暖再進行,而目前的條件已經成熟。

自治區林業廳野生動植物保護處負責人介紹,兩隻雪豹要等到隔離期滿之後,根據其實際情況,可考慮進行適時適度地野放訓練,使其逐漸增強體質,逐步恢復野性。  (記者高紀 胡媛媛報導)

來源:新疆都市報      編輯: 

 

 

 

http://www.tianshannet.com.cn/news/content/2009-06/11/content_4289232.htm

兩隻雪豹在新疆野生動物園內會客

圈養太久,難適應野外生存

20090611 12:41:42

天山網訊(記者胡媛媛 秦鵬攝影報導)610日,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內,原本空置的一間豹館室外突然出現了兩隻雪豹,看樣子精神還不錯。很快,在遊客的追問下,飼養員才承認兩個小傢伙就是那兩隻曾被人收養的雪豹。

自去年512日,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牧民張培偉撿到兩隻小雪豹之後,自治區林業廳、當地有關部門、多名專家先後多次來到張培偉家瞭解情況,商討遷移等問題,其中家養雪豹的野化問題更是牽動了社會各界的關注。

如今,雪豹入住動物園已1個月了,因為剛到動物園時它們的精神狀態、體力等都沒有恢復正常,也沒有度過45天的檢疫期,工作人員對雪豹的情況三緘其口,甚至到了談“豹”色變的地步,遊客見到雪豹的日子仿佛遙遙無期。但現在不僅雪豹恢復了精神和體力,市民還可以隔著玻璃把兩個小傢伙瞧個仔細。

當天,這兩隻雪豹悠閒地臥在木樁前曬太陽,對於遊客的呼喚和驚訝,它們毫不在意,時而閉目養神,時而望著窗外發愣。透過玻璃,兩隻雪豹的毛色光亮,一前一後臥著,上身互相依偎在一起,神情很悠閒,偶爾會抬起頭張望著遠方,顯然雪豹已適應了動物園的新環境。

就在雪豹休息時,有幾隻小鳥落在它們的籠舍上。體格大一點的雪豹警覺地站起來,看著小鳥離開後才慢慢臥下。不知是天氣太熱,還是被剛剛的虛驚嚇著了,兩隻雪豹胸前的皮膚一上一下速度很快地顫動著。

工作人員說:“雪豹在動物園過得很好,吃得好,睡得好,精神也很好,請大家放心。”對於雪豹的體重有沒有增長的問題,工作人員表示,野生動物的體重不能人為增長,否則會影響繁殖。之後,野生動物園的工作人員以雪豹還沒過檢疫期為由,謝絕了進一步的採訪。

雪豹是猛獸裡最溫順的動物,所以很容易跟人親近,但這樣的親近也要有一定的尺度,否則它們就會失去對周圍環境的警覺和適應能力,進而失去對自己的保護能力。

記得雪豹剛來的那幾天裡,一直保持著一個姿態,喜歡臥在一個地方,動也不動,乖得讓人擔憂。跟前幾次相比,這兩隻雪豹現在目光炯炯,動作靈敏,顯然是恢復了體力。

據瞭解,為了這兩隻雪豹,曾經有專家提出,將它們放到高山區,讓雪豹重新適應野外生活。但兩隻雪豹對於飼養員放置的食物都是小心翼翼地咽下,面對跑動的食物它們如何應對?一位有飼養雪豹經驗的工作人員說:“這兩隻雪豹在人類的生活圈裡呆的時間太久了,現在已經接近成年,再想放回野外生存並不容易。”

對此,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林業廳野生動植物保護處負責人史軍言詞很謹慎,他表示,兩隻雪豹在動物園的救助中心休養,目前身體恢復得不錯,等隔離期結束後,我們要會同專家一起考慮,安排它們進行野外訓練。

稿源:新疆都市報 責編:李敏

 

 

 

http://www.cwca.org.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5617

新疆的兩隻雪豹還要當貓養多久?

作者:劉鵬 (亞心網評論員)文章來源:亞心網 點擊數:186 更新時間:2009-5-7

倍受矚目的新疆伊犁小雪豹事件有了最新進展,兩隻小傢伙從遙遠的天山西部伊犁,於54日來到了位於烏魯木齊的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55日《亞心網》)

伊犁抱養雪豹入住天山野生動物園 錯過放野時機

2008510日伊犁牧民張培偉撿到小雪豹,到如今新疆林業部門的正式安置,整整一年時間。有專家擔心,“這實際上已經使得小雪豹失去了最佳的野放訓練時機。”

專家的擔心並不多餘,我們不防算一算,平均壽命只有十年的雪豹,一年相當於平均壽命不到百年的人類的幾年?如此算來,家養雪豹一年,相當於一個孩子被養了十年。十歲的孩子已經上小學五年級了,那麼相當於十歲孩子的一歲的雪豹還有野性嗎?放歸自然還有自我生存能力嗎?

這就不禁讓人追問:如此珍奇的野生動物,為什麼遲遲不放歸?為什麼當貓養了一年還要繼續養下去?這其中不能排除當地有關部門想借小雪豹名氣來帶動地方經濟的嫌疑。但筆者覺得最重要的,恐怕還得歸於一些國人身上固有的“醜陋”:優柔寡斷、遇事喜做表面爭論等。比如端午申遺,我們還在用不用、如何申遺這些表面問題上爭得面紅耳赤的時候,人家韓國已經申請成功了;比如新疆的兩隻小雪豹,如果在發現它們不是貓的第一時間裡就做些訓練然後立即放歸自然,恐怕什麼事也不會。可有關部門卻在它們該由誰養、放在什麼地方養、什麼時候放歸這些細枝末節上爭論不休。這一拖就是一年,拖得兩隻小雪豹失去了野性,也為自己拖出來了如何更好更快的訓練其野性、如何保證其不會因為不適應而在放歸後夭折等等一大堆難題。

說到底,兩隻雪豹被養了一年,目前還沒有具體訓練和放歸方案,不是條件所限無法放歸,也不是資金有限無法訓練,而是有人辦事拖拉、保護珍稀野生動物的意識不夠,有地方相關部門欲打雪豹主意,結果反而騎虎難下。但不管如何,希望新疆林業等有關部門,儘快拿出合適的方案,給兩隻雪豹一個交待,也給全國乃至全世界所有關注兩隻雪豹命運的人們一個交待。

[文章不代表本網觀點,只代表署名作者的個人意見。]

 

 

 

http://blog.iyaxin.com/51/viewspace-52867

雪豹憑什麼來到烏魯木齊

       視察天下新聞,評說幕後原因。這裡是亞心新聞原因。

       主持人:首先關注本地新聞。亞心網去年年底報導過的伊犁兩隻小雪豹,曾經引起國內廣泛關注。亞心網報導,這兩隻小雪豹現在來到了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也就是新疆野生動物救助中心,現在正在接受例行的隔離檢疫,隔離檢疫期大約事物天。因為隔離的緣故,我們現在還看不到最新的圖片。我們先來看看半年前的照片。
       這是最早的一組圖片。這兩隻雪豹是一雄一雌。袁因說書你的看法.
       袁因:這是非常可愛的兩隻貓科動物。我們先學習一下關於雪豹的知識。
       雪豹是中國一級保護動物,這個保護級別是最高的,雪豹也是國際瀕危野生動物紅皮書裡的動物,列為瀕危級,和大熊貓一樣珍貴。雪豹是中亞高原特產,因為終年生活在雪線附近得名。所以,這兩隻雪豹的發現,不僅僅是新疆物種的一種驚喜,也是中國動物研究的一個難得資源。慶倖的是,首先,這兩隻小雪豹活了下來。

       主持人:從亞心網報導伊犁牧民撿到雌雄雪豹到現在,時間過去半年了,我們可以想像這個過程很費勁。
       袁因:這裡面一定有過爭論,比如收養人是一方面,伊犁野生動物保護機構是一方面,新疆野生動物保護機構是一方面,還有社會的聲音也是一方面,這些方面都是有想法的。這麼寶貴的動物,繼續放在私人家裡,顯然是不合適的,法律上也有問題。花了半年時間現在做出這樣一個決定,把雪豹從伊犁拿到烏魯木齊來,我想,這裡的主要問題應該還是錢的問題。

       主持人:收養人,就是那個牧民張培偉,據說飼養小雪豹喂掉了至少一千八百隻雞,曾向林業部門提出給予二十萬元的補償。
       袁因:我們暫且先不說伊犁牧民撿到雪豹的合法性問題,這個過程時間久遠,整整一年過去了,他說真的是不懂不認識雪豹,把它們當野貓撿回來養,這應該也是合理的一個說法。養了一年,這個牧民花了很多錢,這筆錢,誰來付,我覺得就是一個不小的問題。事實上也正是這樣,有關部門就不正面回答這件事情。

       主持人:如何看待雪豹現在來到了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
       袁因:這要看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是個什麼性質的單位。

       主持人:我們瞭解到的情況是,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也稱為柏格達南麓野生動物園,是由新疆勝天投資集團公司、市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柴窩堡管委會共同投資興建的。 它還有一個名稱,叫作新疆野生動物救助中心。
       袁因:這似乎不能完全解決這個單位的性質問題,看不出是官方性質的還是企業性質的。如果是企業性質的,我想,這裡仍然存在法律上的問題。

       主持人:本來生活在大自然的動物,現在進入了人工環境,這並不是最好的方式。
       袁因:我也很贊成這個看法。野生動物,當然最好生活在野外。非常遺憾,當初沒有人談論這個處理問題,等到了現在,一年過去了,專家就開始講了,我們錯過了最佳的野放時機。我想,這種專家成了某種想法的傳聲筒,丟失了自己在專業上學術上的獨立性。當初他是完全可以講出這個一的。現在拿到新疆天山野生動物園了,就開始反過來,證明拿過來的合理性。

       主持人:我們來看看網友怎麼看待這件事情。有一種意見認為,造成小雪豹在人工環境中長大,跟張培偉最初將小雪豹當斑貓養有直接關係,小雪豹因此喪失野外生存的學習能力,張是要負不可推卸的責任的。還有一種意見認為,目前政府對於雪豹的保護宣傳還遠遠不夠。
       袁因:最厲害的網友評論是,小雪豹沒有得到及時的恰當的安置,是各方利益博弈所致。伊犁有伊犁的想法,烏魯木齊也有烏魯木齊的想法,還有,專家也有專家的想法,只要這個動物拿過來,就可能跑項目,項目就是錢。

       主持人:我們看看專家談野訓前景。中科院新疆生地所研究員馬鳴對小雪豹野化之路表示並不樂觀。馬鳴認為,小雪豹的野化,面臨兩難的處境。他說,雪豹是高山物種,要進行野化訓練,至少應選擇在兩千五百米到三千米的海拔高度,這就需要一個專門的野化訓練基地。同時,野化訓練也需要專業人員,這就需要足夠多的前期投入。我們在專業人員和專門經費上,恐怕都存在困難。
       袁因:馬鳴研究員說得很對。過去他主要是研究鳥的,後來做起雪豹的調查和研究。就象野馬一樣,雪豹的野化必須要有一個基地,而且這個基地的工作更困難,首先需要強大的資金支援。

       主持人:馬鳴說, 野化過程不是一兩年能完成的。他舉例說,國外有一位專家試圖野放一隻荒漠豹,該專家一直跟蹤訓練了四年多,到現在也未能實現完全意義上的野放。馬鳴認為,從專業立場看,目前還不能武斷地說能不能野放,要不要野放,這要看有無野放的能力。這個能力是多方面的,他希望此事能引起國家的重視,在經費上給予相應的支持。
       袁因:這是回到基本條件上了,就是錢的問題。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有錢。

      主持人:最後我們再來看看這兩隻小雪豹。一旦准許拍照,我們將立即報導,請亞心網友關注亞心網。
      袁因:也請網友繼續關注這件事情,歡迎留言評論。網友再見。


, , , , , , ,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