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降風中的勞工─無薪休假訪調及自救手冊》官網 http://blog.roodo.com/2009labor

開卷嚴選:九降風中的勞工,2009/12/13,中國電子報。
http://blog.chinatimes.com/openbook/archive/2009/12/13/456050.html

 50年來台灣經歷10次景氣循環,以往不景氣時間平均15.6個月,但金融風暴後至2009年,不景氣狀態持續65個月跌至谷底──臺灣已無景氣循環可言!

 2009年第一季台灣無薪假勞工高達二十五萬人,官方宣稱9月底僅剩225人還在放無薪假。但全球資本主義面臨空前困境,先進國家消費市場大幅萎縮,臺灣經濟前途黯淡,無薪假等「彈性雇用」將成為資方的常規手段!無論白領、藍領或是甫出校門的大學畢業生都將深受其害。

 2009年2月初,28名學生及被迫無薪休假的勞工組成「新竹勞工訪調工作隊」,五天內訪問多達五十位勞工與眷屬,訪問對象除了包括計程車司機、新住民、銀行主管等,更深入探討台積電新貴、竹科菜頭粿、外商公司員工等不為人知的辛酸。

 本書細膩地書寫出勞工們的生命故事,直擊白領、藍領、無塵衣勞工如何度過不景氣的冬天;同時也透過最犀利的Q&A剖析關於「無薪假」、「基本工資」的種種疑惑;提供你我一個思辨無薪假下勞工權益與制度剝削問題的機會。

九降風中的勞工
無薪休假訪調及自救手冊!

作者:新竹勞工訪調工作隊
出版:唐山出版社
定價:380元
出版日期:2009/11
類別:社會

作者簡介:新竹勞工訪調工作隊

《九降風中的勞工》是新竹勞工訪調工作隊的集體創作,工作隊成員包括低階工程師、NGO職員、美術設計的個體戶、低階僱員、研究助理等受雇者,及台、政、清、輔大等公私立大學的研究生。

 共有二十六人參與撰寫訪談故事,其中大約五成的文字是一群幾乎相同困頓處境的勞工訪問者對另一群勞工受訪者的論述。而且這些具有勞工身分的訪問者,有一位也正處於無薪假狀態,一位處於待業中,一位處於半失業狀態(老闆給薪低於基本工資且持續欠薪)!訪談故事不僅是在描述受訪勞工當下的處境,更是訪問者對自己類似遭遇的鏡像反思,因此形成互為主體的相互理解。


【書摘】

〈第三章 屬於你我的勞工故事〉

美商公司員工—宴小姐和萬先生
‧產業別:傳統產業
‧類型:無薪假
‧任職公司:美商工業氣體販售公司
‧年資:10多年
‧撰文者:林名哲、潘靜嫻

 宴小姐(化名)和萬先生(化名)服務於一家販售工業用氣體的公司,該公司原為進口氣體的代理商,後來被美國的上游廠商併購,如今是該美商公司的台灣分公司。兩人從公司還是代理商的時代就進入,宴小姐是業務助理,萬先生是貨運司機,工作至今已經十餘年了。

 談到美商公司和在地公司的差異,宴小姐說:「Local的文化跟美商的文化還是不太一樣,local還是比較有一些人情味……,因為美商公司就是看表現、講績效。就是很現實的,公司認為你什麼方面不行,那種無形的壓力,不用等到公司開口,你自然就會覺得在這環境沒有辦法生存下去。那好的話就是說,美商公司第一個它的安全方面很重視,工作上的安全;還有一些對員工的福利也還不錯。工作環境,這是我們local比不上的。」

 雖說美商公司福利較好,但受到不景氣影響,業務量下滑後,員工的勞動條件還是開始轉惡。首先是去年下半年開始,公司要求工人們必須把未休的假都休完,用休假抵薪資。接著傳出要裁員消息,最先確定的是貨運部門,主管找員工來說上面要求裁掉四個,於是一名司機自願領資遣費離職。

 但這只是冰山一角,公司高層傳來消息說美國總公司決議全球要精簡一千三百名人力,但要從哪個部份開刀則不清楚。台灣分公司內部影響最大的可能是客服部門,因為該部門將與馬來西亞分公司的客服部門整併,總公司要將台灣部門移到馬來西亞,這使得客服部門原來的二十多名員工面臨必須前往馬來西亞或被遣散的抉擇。除了客服部門以外,其他部門也可能有部份人力會被裁撤,因此公司內部人人自危。

 這種不確定的狀況,自然造成工人們的恐慌,宴小姐說:「正常來講大家也不希望被裁啊!更何況都做十幾年了,需要一份很穩定的工作。」除了恐慌之外,他們也對公司的政策感到憤慨不平:

 「以前公司這麼賺錢,我幫公司賺那麼多。現在我們公司又不是沒賺錢,只是說,大家都會講說外面裁員我們就跟著裁員,就會覺得不公平、不值得……,其實我們員工最大的感觸,因為我們公司一直以來都是很賺錢的,只是說這一波這樣下來就做這樣的動作。因為憑良心講,我們的離職率其實不算高,像他也做十來年,我也是做了十來年。甚至有做了十五年以上、七、八年的都比比皆是。這樣講起來我們從一開始踏進這家公司,一直都是巔峰時期,一直都在趕貨當中,我們以前加班率很高,這樣給你拼……,現在公司也不是虧到不能營運下去,然後你做這樣的動作,就會覺得我根本就不值得,但是員工能說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老闆的心態,也許公司是賺錢的,但有些部門可能成本太高了,老闆就藉景氣不好把這個裁掉順便調整。也許老闆有這個心態,但是我們也不能夠說什麼。那你如果問員工我們一定會覺得心理不平衡啊!這應該的。就像外面一堆無薪假,也是不情願,但是沒辦法。我如果不接受那我要自動辭職,我自動辭職連資遣費都沒有,那怎麼辦?只能接受這個條件。其實我覺得現在的勞工是悲哀啦!」

 那麼,不景氣下工人可以接受的公司應變方式是什麼呢?「也許你跟員工溝通,員工看到你公司現有的狀況,也許真的可以接受。你不要裁我,我有這份薪水,可是我薪水少一點,我還是照樣可以活口。但是你連這個機會都沒有了,等於是我現在要失業,我連家都養不起的時候,那時候心態,我當然是會覺得不太能接受。」也就是說,保有工作對工人來說是最重要的,因為一份工作背後往往就是一個家庭的負擔。

 當這份工作不穩定時,意味著工人的未來也不確定,而這對他們的生活帶來直接的衝擊。以萬先生為例,過去他靠加班一個月收入能到達六萬塊,這也只能剛好打平一般生活開銷以及兩個小孩就讀私立大學的教育支出。這兩年公司改變政策,貨運部門的薪資改為計件制,低底薪再加上績效獎金,萬先生為了領更多績效獎金,便覺得工作強度增加了,他以往可以午休,現在卻連中午都要偷時間出貨,即便如此他的薪水還是減少了,而公司內部傳出的裁員消息讓萬先生更加擔心。如今萬先生為了支付小孩的學費,甚至還必須先向銀行貸款,同時他每個月給父母的生活費也隨之縮減了。

 針對公司可能的政策,工人們其實也並非完全地被動接受。工會已經去函要求公司必須要事先公佈裁撤名單,並且必須言明裁撤條件和標準,但公司目前的一切回應都是必須由美國總公司決定,為了因應資方接下來任何的可能動作,工會也開始節省經費,預備將來可能的申訴費用,希望能切實保障工人的權益。


寶順罷工86天—黃成進(節錄)

‧產業別:傳統產業
‧類型:資遣
‧原任職公司:寶順製罐股份有限公司
‧年資:19年
‧去職時間:2008年10月
‧撰文者:李佳徽

罷工八十六天

 其實,我們也很想團結啊!問題是,其實團結有很多很多的問題。第一個最大的問題:我們罷工,不是所有的人罷工!如果說「啪」一聲罷工,能讓所有的員工出來,能夠認同我們這麼罷工,我們就一起來奮鬥!然而,如果說把所有人強迫拉進來,反而要成就一件事情也沒那麼簡單,因為裡面會有抓耙子之類的、或者是扯後腿的人,會讓我們要推動一些事情不是很好推動。

 勞委會的官員問我們:「如果優惠資遣,能夠接受嗎?」當然,一些幹部認為:應該是可以接受,只要我們回去跟他們談清楚,你要回去上班也可以,如果你要接受優惠資遣的話,那就朝這一方面來走。可是優惠資遣不一定能爭取得到,萬一沒有,比照一般的資遣能夠接受嗎?最後有一個調查出來,只有我們工會幹部知道,那時候要走的人有十九個,選擇資遣,即使是一倍他也要資遣;然後大概有十二個人左右,可能選擇回去上班。罷工後期,我們必須知道會員的意向,讓他們能夠帶著比較好的東西離開;當然要回去上班的,我們也會保障他們一定能夠回去上班。

 可是我們跟公司談,公司就是不願意。罷工,原本在十月十日就要結束,我們做過調查,那是大家真正撐不下去的時候,再拖下去沒有意義。可是我們沒有讓會員知道將要結束罷工,只能先說罷工很快就會結束。已經七十幾天了!到十月十日就是七十九天!

 為此,我們開始跟公司緊密地談,公司也願意。但是很可惜,到了十月九日那一天,幾乎已經談定了,可公司就是不願意很阿莎力地答應!十月十日也有一些人不願意結束,他打定主意就不想回去上班了。其中十九個人裡面,可能有十幾個人不願意就這樣結束,所以後來我們遲至八十六天才結束罷工。

失業後的生活

 我失業之後,我的家庭比以前好多了呢!以前,我根本很少在家裡陪小孩,以前上夜班的時候,大概就是晚上六點起床,六點四十五分出門,起床到出門短短的時間見得到小孩,第二天回到家的時候,小孩也看不到了;如果上早班,大概八點多回到家,大概十一點多睡覺,第二天早上比小孩早出門,以前上班真的很少時間陪小孩。

 經營自己的農園之後,又有很多問題要操心。第一,橘子滯銷,金融海嘯嘛!我老婆很擔心;第二,她也會擔心未來農業做不好。她有焦慮感,以前上班還有固定四萬塊的收入,現在沒有了她很擔心,可是說真的,我不擔心,我覺得農業還是有希望啊!我真的很快樂,很快樂當一個農夫,我也很享受當農夫的田園生活你們知道嗎?(加重語調)

 我覺得務農的樂趣很多,可是我老婆跟我說:這是一個工作,這是家裡經濟的主要來源,畢竟還有小孩,一個還小六。但我一向很樂觀,沒有房貸、車貸的問題,雖然我沒有存款,只有領一點點資遺費,不過也花得差不多了,不過我從來不擔心。第一個,做農,最起碼,最起碼(加重語氣),你自己餓不死,對啊!我老婆是會擔心以後收入很少,我覺得收入少就有收入少的生活方式,只要你能夠習慣,像以前我們常常會上館子,現在真的不行了(大笑)。

 以前家裡有固定收入,現在有失業給付,領完以後,老婆擔心家庭固定收入會沒有,所以她之前要我出去找工作,我跟她說,我不要了,如果以我那塊田來講,假設一年總收入是,以前淨賺二十萬,我再做大一點,一年有三十幾萬,我覺得這樣子日子也能過啊!且相對我的支出會省很多。

 她會這樣子算,(本來)一年如果加上年終獎金,一年可能甚至快到六十萬固定收入,以後沒有這個收入……。就像我之前講的,罷工的時候,我們很多同事都活在貧窮線邊緣,她也會想說,以前有上班,每年就是花,也是沒有積蓄,確實沒有積蓄,如果一年少了那麼多錢,她常講說:以後提款機會領不出錢(大笑)。她真的很擔心,真的。我覺得不要擔心啦!一來我沒有其他額外負債,這一點比別人幸運一點。雖然我這樣跟她講,她還是不大能相信、不安、惶恐,事實已經是事實了,她最後應該會認清這個事實(大笑)。我也不知道這樣講對不對。

 我也厭倦了工廠那種……,很累、家庭也沒辦法兼顧。我剛失業的時候,我跟我小孩講:「以後爸爸就是真的週休二日了,周一到周五我就在山上工作;周末要帶你們出去玩。」可是我發覺,真的沒有辦法做到這樣,因為我剛正式轉行,等於以前半玩票的、累積一點經驗,現在要做得比較多、做得比較好的話,我發覺我沒辦法周休二日,我好像是周休零日一樣,要花更多時間投入這個行業,不像以前(農業)沒賺錢沒有關係,還有(工廠)薪水啊!啊!這個好像只許成功、不許失敗,要敗也不要敗得那麼慘(阿哈哈哈大笑)。以後比較順手的話,應該比較好做吧?

 反正,把山上好好經營還是可以過日子。我認為說這次金融危機,我工廠才沒有做,就遇到這麼差的景氣,我覺得或許是個轉機,因為農業賺不到錢,很多人會放棄,很多老人七、八十歲還做農業,等於是做好玩的,有賺、沒賺他沒差,應該要留點錢給我們這些年輕人賺(大笑)。我也不知道我這樣的心態對不對(尾音縮小……)。


本土銀行國際化—郭寅輝(節錄)

‧產業別:服務業
‧類型:裁員
‧任職公司:渣打國際商業銀行
‧年資:15年
‧撰文者:蔡佩娟

 民國九十五年九月我們(渣打員工)從報紙上知道我們被併購了,一開始因為還沒有工會,部份有心人士成立了部落格「又見新竹商銀員工真情告白」,這個網站常上無名小站的熱門網誌,受到許多銀行員工熱烈迴響,因為銀行員是保守的行業,許多銀行員就在上面抒發工作情緒。

 九月我們開始討論要成立自救會或工會,如果是自救會的話一般是針對單一事件,當初英商渣打以四百六十億買下新竹商銀所有股權,雖然名稱換成渣打國際商業銀行,但是統編沒有改變,意即併購過程在法律上會有存續公司和消滅公司,消滅公司的統編和法人登記會取消,使得消滅公司的員工年資發生問題,理論上存續公司不會產生問題,但是新竹商銀被併購後卻作為存續公司改名後留了下來,這是因為資方要規避被併購公司員工的年資結算問題,導致原新竹商銀員工的權益受到最大損失。

渣打工會的挑戰

 新竹商銀總行在新竹,但全台都有分行,九十四年九月股權被渣打國際銀行以四百六十億元百分之百收購,九十五年九月消息見報,九十六年七月一日正式合併,但新竹商銀的統編不變而成為了法律上的存續公司。

 九十五年九月開始籌組工會時,我已是其中一位籌委,那時候心情很忐忑不安,因為這公司屬於竹桃三大家族,十年前也有人想組工會卻被資遣了,後來在新竹產總和全國銀行員工會的輔導下,九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工會辦理登記,法定工會所需的發起人數是三十人,剛開始參與抗爭的員工也才三十四人,後來我們爭取讓新竹市以外的員工也能參與工會,主要也是因為所有員工都在新竹投保勞保,所以勞委會才會同意。因為本工會屬於縣籍工會,所以我們就依照新竹市勞工局對縣籍工會的規定,設立了十二位理事、三位監事,理事互選三位常務理事,監事互選一位常務監事。

 九十五年十二月工會到公司會議現場抗議,當時我們提出的訴求包括:

 一、結算年資,員工全數留任。

 二、簽訂團體協約。

 九十六年六月全體會員一千五百一十八人參與會員大會,投票通過要行使罷工權,後來卻沒有罷工,直到九十七年一月二十一日才簽訂了團體協約備忘錄。

 剛合併的時候,新竹商銀員工人數原有三千三百人,渣打員工人數則有一千多人,不過九十七年一月至八月,共有八百多人離職,卻又補入一千多名新人,所以員工總數實際上是增加的。面對合併造成的人事衝擊,資方提出了退職金方案,但這個方案所要求的資格是年資十年以上,合併後留任工作一年才可以領取,意即自九十六年九月以後離職的資深員工才符合請領資格。

 經過合併初期的這一波離職潮,原新竹商銀員工剩下二千七百多人,年資深的員工多半傾向留下來,因此資方在九十七年十月又提出「工作不能勝任」理由的資遣方案,每半年考核一次,考核不及格的人需要經過三個月輔導(稱作PIP),如果沒有通過就會被資遣,去年九十七年一月到六月的考核成績,原本有二百多人在不及格名單上,但有八十人已經先行離職,所以九十七年十月公佈的名單剩下一百二十人。

 面對這一項政策,工會所採取的策略是,發文給會員所屬的縣市政府勞工局處,聲稱工會不承認任何一個員工以「工作不能」的理由被「不當資遣」,新竹市勞工局應該排定調解程序。資方同時也發文給勞工局處,指稱這是員工個人與資方的問題,工會不應介入處理,企圖消解「集體勞資爭議」形成的反對力量。

 九十八年二月十六日資方應該還會公佈九十七年下半年的新名單,預計會達到員工總數的百分之十五,以去年底四千八百多人來算,總共會有八百多人!這種大量解僱的問題,在外商銀行其實是還蠻普遍的現象,因為離職率本來就有百分之十七到十八,但相對地外商也提供了高額獎勵,比如催收部門考核成績前百分之十五可以多領三到五萬禮券,房貸部門甚至可以得到三到四十萬獎金。

 但是從本土銀行變成外商銀行,雖然資方敢於提供高額獎金誘惑,節節升高的業績標準卻也是難以企及的目標,即便原本銀行業的流動率較高,但是新竹商銀原本是著重中小客戶群的在地企業,行員的既有客群也是屬於資本較低的店週顧客,過往為了維持良好的服務與關係,行員最重要的功課便是到店週訪視,以至於部份銀行行員甚至比郵差更加熟識地方人事地物,但被外資渣打銀行併購之後,這些客群不再是鎖定的營業對象,這讓銀行行員們更加難以達成績效目標,企業文化的差異雖然或許無法完全作為「工作不能勝任」的理由,但卻絕不能說沒有造成影響。

 面對資方層出不窮的動作,渣打工會創會以來的目標便是:「讓留下來的員工,有尊嚴、有保障;讓要離開的同仁,有合情合理補償。」堅定著這樣的目標,渣打工會持續挑戰資方不合理的大量資遣標準與補償方案,捍衛工會會員的權益。


 〈第四章 訪調後記:讓受訪勞工和訪員自己說話〉(節錄)

 

‧黃成進

 二十年前我剛退伍時,所有的公司企業都是事求人,因工廠缺工嚴重,極少是人求事,幾乎沒有失業問題。歷經二十年轉變後,全球金融危機帶來的不景氣使狀況完全改觀,現今只見滿街充斥許多失業、找不到頭路的勞工,即使目前擁有工作的人,也是處在非常不穩定就業的環境中。

 非典型的無薪休假變成資方合法減薪的另一種手段,在不景氣失業率高漲的時候,很多勞工勞動條件和勞動尊嚴任由資方踐踏而敢怒不敢言,苦悶只能深藏心中,鬱卒無法宣洩,痛苦指數只會不斷的繼續飆高。

 在百業興盛時期,團結勞工不容易,因為勞工會有「個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態,認為只要自己顧好就好了;當景氣不好時,要勞工團結似乎亦不簡單,因在失業率屢創新高時,勞工有如驚弓之鳥更噤若寒蟬,深怕一不小心自己丟了飯碗砸了鍋。

 所幸長年以來,總是有一些真誠、付出不懈的勞工幹部和工運團體,時時呼籲勞工要團結,並以自身工會的力量和資本家做權益的對抗而不妥協,方才得以形成一股勞工意識的清流和指標,並才能使勞工運動的薪火能夠繼續延續下去。

 開卷選書小組‧嚴選推薦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