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214 (复制)  
圖  衝進卡車下抱住車輪的工人
DSC_0602 (复制)
圖  警方強制驅離合法罷工的華隆工人以協助出貨

9月6日,華隆罷工工人阻擋本為同一家公司的紡安工人出貨時,警察眼見華隆資方避不出面,紡安資方又宣稱對華隆工人毫無責任,決定強制將合法罷工的工人驅離,替卡車開道意圖協助紡安出貨,被暫時驅離的華隆工人隨即聚集以肉身擋車,其中一名男性工人衝進行進中的卡車下緊抱住前輪,希望阻止貨車開出。

9月7日,各家媒體亟欲訪問這名擋住卡車的工人,卻因這名工人謝絕一切媒體採訪,而在華隆罷工棚旁上演了一場你追我跑的戲碼。筆者透過關係,獨家採訪到這位工人,為聲援華隆罷工的讀者們披露第一手消息。


就像他英勇的行為一樣,這名工人有著同樣響亮的綽號「龍哥」。現年52歲的龍哥已經在華隆工作了25年,雖然因為擋車事件讓他被女工們笑稱為「英雄」,還讓人想要「按個讚」,但他卻認為自己沒作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只是為了守護自己的財產而已,不值得媒體來採訪。

他認為資方雖然要求工人放棄資遣費、退休金轉任紡安,但紡安跟華隆根本是同一家公司,紡安要出的貨都是華隆工人所生產的,因此華隆拉起罷工線阻止出貨是理所當然的。

問道為什麼會衝出去擋車,難道不會害怕嗎?龍哥說當下並沒想太多,只是強調:「我的財產,當然要跟他拼命!」儘管就華隆工會顧問新竹縣議員高偉凱所說:「他在(8月22日)投票五成時,是簽同意的。」顯示龍哥雖可以接受較不合理的資遣費與退休金給付方案,卻無法接受資方強渡關山的態度,因此才在這次行動中衝進了卡車底。

DSC_1259 (复制)  
龍哥認為如果警察要協助出貨,至少應該要將人群清空,然而許多罷工工人還躺在地上,警察就讓卡車開出來,龍哥看到司機在車上一直看著他,更覺得火大而採取了行動。雖然他也感覺到司機在他鑽入車底後很快就停了車,應該只是拿錢辦事也沒有惡意,但是資方如此對待工人,工人罷工爭取權利還得以肉身面對警察與卡車,這些人無疑都是資方的「幫凶」,如果資方沒有誠意讓罷工還要繼續下去,龍哥說:「他再來,我還是會跟他拼命。」
 

DSC_1366 (复制)  
其實想以肉身阻擋卡車的工人不只龍哥一個,至少有三名工人都想鑽到卡車底下,這名工人就企圖從後方鑽進去,卻遭到多名警察夾擊,被推出警察築成的封鎖線後,身上的衣服已然成為破布。


DSC_1338 (复制)  
儘管由於警察低估華隆工人團結一致的決心,即使增派百名警力依然無法協助卡車出貨,但遭到強制驅離的華隆工人卻無法歡喜地感到「勝利」,看到卡車暫時退回廠內,心力交瘁的女工也不禁要問執行驅離的女警:「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另一名女工則這麼問我:「那些貨也賣不到一百萬,難道我們兩百多人的命還不值一百萬嗎?」當日昏倒送醫急救的工人鄧盛添說,他曾經在昏倒前問一旁的警察,為什麼他們要這麼作,得到的回應是:「上面壓下來,我們也沒辦法。」

9月7日,指揮苗栗縣警局的縣長劉政鴻很有信心地出面表示:「這件事只有我有辦法解決。」要求工會提出一個數字,由他親自北上與華隆總經理梁清雄協商。工會代表葉紫慶依照會員先前的決議提出「退休金八折、資遣費六折」,勞動及社會資源處長陳錦俊無視華隆為迫使勞工轉任紡安僅支付70%薪資,主張此案應以「2011年12月至2012年5月」為「平均工資」之計算,據此計算出罷工工人之資遣費與退休金約為1億7000萬、加上華隆福委會剩餘之福利金2000萬、與尚未發放之5月部份薪資500萬,合計1億9500萬元。

華隆罷工工人雖對根據70%薪資所計算之方案尚有意見,但礙於勞工主管機關之認定,也只好忍痛同意「1億9500萬元」之協商提案。然而,原自信有辦法解決的劉政鴻縣長卻遭到拒絕,幾經協商只得到梁清雄要與華隆公司代管人徐履冰「再討論討論」的答覆。

眼見訴求無法實現,華隆工人在「現金入袋」之前,只能無限期抗爭。得到協商失敗的消息後,我和一名女工聊到了2001年因華隆積欠工資而罷工,最後卻被迫自殺的女工邱惠貞,這位女工告訴我:「如果犧牲我一個人,可以救得了這三百多個人,我願意犧牲。」

以生命捍衛著生存權的罷工工人,不只是抱住卡車車輪的龍哥或者擋在百噸吊車前的阿嬌,而是參與著、注視著華隆罷工的無數工人。

下次說出「我願意」的,可不可以不要再是勞工,而是能夠殺人不見血的資方?

更多照片:
2012.09.06華隆罷工第一波衝突-紡安強行推進
2012.09.06華隆罷工第二波衝突-警察抬人助出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