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貓版版友因為家貓發情而表達了對自家公貓性事的觀點,

他說要讓貓兒子「破處」之後再結紮,不想讓他在體驗性的愉悅前蛋蛋就被拿掉。

 

老實說 一個女性會提出這種處男觀點 還頗讓我無言

放任阿咪發情 主張自然權利 是不違法的

甚至於 這種對動物權的解釋

可能是更加擴大的 或者說 更脫離問題核心

 

我認為有必要釐清對人與對動物的性別、性觀點

我作為一個女性 我不認為處男、處女是必須要擺脫的污名

如果對性行為的捍衛是效益主義地對歡愉加以計算

就像絕大多數人無法從性行為獲得快感

貓的性行為更難說是愉快的 尤其對於母貓來說是非常痛苦的

 

簡而言之 破處無論是對人或對動物都不是想當然應執行的權利

如果你要說:那也不應該由人類替動物決定是否放棄權利

我的回答是:面對現實挑戰的動物保護,因此產生的動物權,並不只停留在哲學的空想,

而是為了訴求動物集體的生存。

面對現實的鬥爭中,寵物的交配、生殖權利從來不是鬥爭的範疇,相反地指向反對繁殖。

 

對於動物權的想像,應該要認清自然/社會的模糊不明,過度擬人化的想像並不適當。

什麼是公貓的破處?

我們知道母貓在交配時排卵,而且可以多次誘發,中獎率100%,

所以替公貓尋找對眼的母貓,讓他體驗性行為、破處,這個過程等同於配種。

不曉得主人對破處的神聖想像中,是否也包含計劃生育一窩小貓呢?

 

那位貓友家的阿咪都要兩歲了 還是只發情過一次、未絕育的公貓

大概也沒有噴尿、佔地盤、欺負其他貓的老大行徑

住處四周也沒有其他野貓誘惑他離家出走

我只能說他到目前為止都很幸運

但願以後一切仍如想像的美好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