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http://blog.chinatimes.com/turtle/archive/2010/06/23/510998.html

何榮幸

 實在很難想像,代表苗栗縣政府公權力的推土機,會趁著半夜強行開入即將收割的農地。這項縣政府強調依法辦理區段徵收、居民憤慨串連自救的爭議,存在許多有待釐清的問題。但最根本的問題可能是:怪手竟然趕在收成前以最粗暴方式摧毀良田,台灣公部門到底哪裡病了?

 為了竹科竹南基地的群創光電擴大用地徵收案,苗栗縣政府在六月九日凌晨封鎖擬強制徵收的大埔農地,並以優勢警力和怪手強行開入綠油油的農田。這項動作在很短時間內於網路上大量流傳,政大地政系主任徐世榮、律師詹順貴、清大教授李丁讚等各界人士前往關心,大力聲援居民的自救行動。

 到目前為止,苗栗縣長劉政鴻及相關單位的說法是,本案目的在於繁榮地方,不但早已經內政部都委會三次會議通過,整個規畫案更在二○○八年四月第一次會議時就已過關,因此縣府只是依法辦理區段徵收。劉政鴻更強調,地主申請核發抵價地,未來利益遠高於領錢,尚未申請的地主若逾期只能依公告現值發補償費,「想後悔都沒機會」。

 當地居民則認為,縣府在徵收補償金和補償方案尚未談妥前就「強奪民地」,目前爭議在於:一、縣府徵收價格僅為市價四成,遠低於鄰近地區;二、新規畫的住宅區位置偏僻,有些更位於變電廠、墳墓上以及未來的工廠旁,這樣的徵收條件絕非「從優從寬」;三、苗栗竹科銅鑼園區仍有二七四公頃土地尚未開發,縣府卻執意要徵收此地並大量重劃為住宅區,引人轉賣土地、「炒地皮」聯想。

 由於雙方看法有很大落差,目前比較理想的方式,應該是縣府與居民自救會重啟協商,雙方就配地百分比與現有補償方式進行檢討,根據理性溝通所建立的共識,找出「依法行政」與「合理補償」之間的最大交集。

 然而,不論此案未來發展如何,「怪手摧毀良田」的粗暴印象卻已深植人心。任何與此案沒有利益關係的民眾,都會有一個最根本的疑惑:即使一切按照規定,我們的公部門為什麼連最基本的「體恤民情」都做不到?一個已經研議多時的區段徵收案,有什麼天大的理由必須在稻米即將收成時破壞良田?

 當怪手粗暴破壞稻作之際,任何人都會對農民心血付諸流水感到痛心。地方政府這種行徑已再度證明,台灣公部門距離基層人民還有多麼遙遠的距離。

※本文刊於今日中時時論廣場版「我見我思」欄位。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