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0年3月5日  20:00
地點:新竹市民主路小巷子
主角:街貓玳瑁米克斯-黑咪咪
DSC_7218-K300.jpg
當初搬家的時候,並沒有特別留意新居附近的街貓生態,但是住了幾個月之後,就發現這裡也是街貓很多的地方,對我來說,當然很慶幸自己搬到一個對流浪動物友善的環境。

一開始注意到的是,有一間老房子前面的機車上,常常坐著一隻黑白貓,一點都不怕生地看著往來行人與車輛,後來一陣子都沒看到他,才終於聽說他死於車禍,而跟我原先的「放養」理解不同,原來這裡許多不怎麼怕人的貓貓們,全都是街貓。

初次聽說這件事情,是某次夜歸,發現有個太太拿著剩飯在餵貓,地上放了幾個便當盒,我鼓起勇氣去攀談,才聽說那老房子基本上沒有人住,而這些大小貓貓看起來雖不豐腴、卻也不致瘦弱,原因是這附近好幾個太太都會拿剩飯餵養。當時我已經開始擔心,如果不進行TNR,貓貓恐怕會越生越多,雖然帶著小貓的家庭很可愛,但看到小貓卻讓人不由得擔心起貓口過剩問題,當時礙於這些太太們只是隨意地提供自家剩飯,也不便太積極要求,只是簡略地提了一下TNR的意義,也並不打算太過介入這裡的餵養行為。

時序邁入春天以後,附近的發情叫聲總是讓人不安。我都已經忘記那位鄰居太太的長相了,但一晚回家時,看到貓貓們居然又在外聚集,一位太太主動跟我提起有隻貓受傷了,原來他就是當初餵貓的那位太太,於是趁機瞭解了一下目前貓貓們的狀況,也順便觀察貓咪的傷勢。

這次最大的斬獲,是我積極鼓勵了鄰居太太開始進行TNR,而他也確實感到有這個必要性,畢竟如果沒有取得餵食者的協助,儘管我可以提供休養的空間,但我也不可能空手捕獲這些陌生的街貓。

於是擬定了由鄰居媽媽負責誘拐,再申請結紮補助,而我可以提供術後休養的分工。我想這是讓餵食者有意願進行TNR的一種策略吧~方針既定,首先就從受傷的玳瑁開始,儘管黑夜中我看不清傷勢,但總有必要先對傷口進行醫療,這應該也會讓餵食者更有意願開始來捉貓。
DSC_7195-K300.jpg
因為沒有誘捕籠,所以我從家中帶了小型鐵籠和外出袋,只要貓咪會被引誘進籠子,那就可以一舉成擒了。很順利地,在鄰居媽媽的煎魚誘惑下,母玳瑁半推半就地進了籠子,另外兩隻貪吃的橘子貓(聽說是黑咪咪去年生的小孩)大概在外面盤算著是怎麼回事吧!而因為鄰居媽媽總是叫他們「咪咪」,為了方便區便我就將這隻玳瑁記為「黑咪咪」。

為了避免移籠時貓貓逃脫,所以就推車把籠子連貓一起推到附近的紐約動物醫院,之前聽醫生說有狗媽媽常常去看診,而且這也是距離最近的獸醫院,所以有必要看看他對街貓的處置方式。總結來說,因為黑咪咪很害怕、被捕後防衛性很高,所以醫生沒辦法直接判斷傷勢,說必須要麻醉之後才能進一步診治。醫生說要收取的基本麻醉費用是700,如果只是表皮受傷自然耗費不大,但如果內部化膿清創可能需要耗費2~3000元,一聽到這個數字,鄰居媽媽就顯得很猶豫。基於並未事先說好醫藥費負擔方式,我想我得要自己買單,因此就決定還是帶到自己熟悉的台大安欣動物醫院。
DSC_7221-K300.jpg
小劉醫生聽說黑咪咪很害怕之後,戴上手套要抓他出來之前,還找了張醫生一起幫忙,但黑咪咪還是趁著袋子打開後一溜煙衝走,最後跑到後面的住院區,醫生們在後面奮鬥了好一陣子,總算先施打了麻醉藥讓黑咪咪鎮靜下來,並帶回診療台。我問張醫生他們怎麼知道麻醉藥量?他答覆道他們已經看得很多,所以「你說呢?」而且一開始還可以不足量施打,有必要再追加即可,

接著很順利地進行清創,他們無法準確地判斷傷口的成因,也曾說可能是挫傷,但似乎也可見咬痕,所以最後傾向推定是動物打架所致,至少不是人為的就讓我感到安心了。幸運的是,傷口算淺、也已經開始癒合,甚至可能已經受傷一個禮拜以上,為什麼這麼晚才明顯到被鄰居媽媽發現,這是我比較疑惑的。
DSC_7222-K300.jpg
總結來說,這次進行的醫療包括麻醉、清創、7天X2包/天的消炎藥粉,總共收費570元。很顯然在處理街貓的熟練度與收費方式上,台大安欣是比較值得推薦的。最後我問了張醫生能否一個禮拜後回診時一併結紮,這樣可以等到傷勢復原再放回,幸好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於是我跟鄰居媽媽約好,等到黑咪咪結紮休養之後,我會再原地放回,請他要趁機多觀察其他貓貓的狀況,接下來可以繼續徹底地TNR。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