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看到失序的環境
我們看到生命的光采

阿黏.jpg
圖   我的第一個街貓好朋友「阿黏」

在現代化管理的都會區,流浪動物猶如過街老鼠般,人們往往欲除之而後快,1990年代政府因應日漸顯著的街犬問題,提出收容與移除政策,每年人道處理上萬隻街犬,2000年後更擴大對街貓的收容處理政策……

 

流浪動物的存在,似乎成為都市治理的毒瘤,即便面對默默隱身角落的街貓,人們依然叨念發情噪音、跳蚤、排泄物、烤漆抓痕造成了困擾,「不要在這邊餵食,就不會有貓」是所有愛心餵養人熟悉的話語,而為了消弭街貓的存在,人們更樂於為政府的捕捉大隊招攬工作。

護城河.jpg
圖  護城河畔大腹便便的街貓

對這些人來說,在他們所有的環境當中,不應該有街貓、街犬這樣的存在,因為非人類只會造成髒亂與破壞,威脅對絕對秩序感的維護。但是在這塊土地上,我們無法找尋共存之道嗎?街貓、街犬難道沒有生存的權利嗎?

小小.jpg
圖 
我最難忘的街貓小朋友「小小」 

儘管人們想像著街貓應該骯髒、污穢,但是在街貓攝影者的鏡頭下,他們卻往往獨立、自主又散發著生命的光彩,對於街貓攝影者來說,一個對貓友善的環境更是創作的聖地,比如拍貓達人小賢參與「淡水有貓」攝影展,貓博士夫人筆下「十萬大軍在侯硐」,街貓攝影者為了保護淡水與侯硐這樣的街貓外拍聖地,更往往積極地推動TNR(捕捉、結紮、放回)計畫,響應台灣認養地圖的「街貓好鄰居」運動,讓攝影不僅能夠紀錄下此刻的生命刻痕,更能成為永久傳遞感動的力量。

花花.jpg
圖  街貓朋友「花花」的TNR剪影

但是台灣不只是淡水或侯硐,街貓也不只存在於淡水與侯硐,街貓攝影的主角其實遍佈台灣各個角落,那麼要如何拍出好的街貓照片?攝影者可能為防止街貓驚嚇竄逃以及為了捕捉閃逝的動態,因此得要準備高級的大砲鏡頭,但實際上街貓攝影者不僅往往缺乏精良的攝影器材,也往往不企求在全無干擾的環境中拍攝「自然」的神情態度,所以我們更希望大家都可以用數位傻瓜相機輕鬆拍下街貓的驚鴻一瞥。

母子.jpg
圖  令人動容的母子情深

每個人其實都可以成為優秀的街貓攝影師!毋需所費不貲的攝影器材,因為比起器材輔助能及與不能及之處,營造對街貓友善的環境更可以打造出街貓攝影的新聖地,也正因如此,每個愛心餵養者都有成為優秀的街貓攝影師的潛力,畢竟和街貓好朋友的深厚關係將是街貓攝影的最佳輔助。

 

透過這樣的關係,我們可以看到街貓的真實面貌,他們不是麻煩製造者,而是同樣活在這塊土地上,散發著生命光彩的最佳模特兒!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