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認同動物保護,你是否接受「以結紮代替撲殺」的TNR(CNR)策略呢?


動保人士對TNR的爭議基本上可以視作以下觀點的歧異:


【動物權利】 
  當代有關非人類動物之道德地位的討論,一直受到兩套相對立的哲學所支配:(1)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福利論)和(2)動物權利(權力論)。

       動物福利論認為,人類用動物進行科學研究、飼養動物當作食物出售、為了娛樂或者利潤而將動物當作(hunt)、設陷阱捕捉(trap)的對象,都不算不當;只要做這些事所產生的整體利益,高過當事動物所承受的傷害。動物福利論所要求的,乃是不可以帶給動物不必要的痛苦(pain),以及對待牠們的方式要符合人道。 

  動物權利論則認為,無論是在實驗室裡、在養殖廠中、還是在原野上,人類使用非人類動物在原則上即屬不當,這種行為應該禁止。探討甚麼程度的痛苦和死亡算是必要,根本沒有掌握到問題核心之所在。既然原本便不應該用這些方式使用動物,任何程度的痛苦與死亡,當然都屬於非必要。除此之外,與福利論相反,權力論還主張,在我們判斷應該如何對待動物的時候,人類的利益根本不應該列入考慮。無論藉這些方式使用動物,會帶給人類甚麼好處(金錢、便利、口腹之快、還是增進知識),均非正道。

 By Tom Regan,錢永祥譯

 以上節錄自《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中「動物權利」條目

 


 

支持者與反對者的動物權利觀為何?

否定TNR者,一定程度上可以算是動物權利論者吧!但是如果沒有相當的決心的話,我想沒有多少人可以根本地反對所有對動物的干涉與利用,只是半吊子的採用動物權利說來否定現有的動保策略,卻缺乏徹底的理想與實踐。這對動物來說真的比較好嗎?


肯定TNR的人,表面上像是動物福利論者,但實際上卻比一般人更強調動物權利觀,只是考量現實環境的限制與可行性,才折衝地選擇了這樣的折衷方案,所以通常難以接受動物福利觀,而更想追求動物權利的落實。而這是真正進行實踐的人才會面臨的困局!


當理念與實踐無法兩全,究竟採取什麼方式才比較恰當?我想大家的觀點不大一致。但是,那種只會空談理念而沒有實踐力量的人,難道以為空想的理念就能改變世界嗎?


 

以TNR干涉動物生存,你願意接受被如此干涉嗎?

至於對動物生存方式的干涉,我不禁想如此回應,人類--生活在權力之網中,沒有人可以脫離社會而生存,這不只是表面上的空間意涵,而是因為社會化導致人類必然生活在社會之中。


從法國學者傅科的名作[規訓與懲罰]問世之後,我們注意到,人類生活不只是要遵守最基本的法律要求,我們不再只是害怕懲罰,事實上,各種的社會期望、道德要求都已經被加以內化,我們時時刻刻生活在他人與自己的眼光中,所以我們不得不適應社會而生存。


所以那種以為人生而自由的假設,也犯了根本的錯誤,既然我們同樣都是此地的居民,連人類生存也受到干涉,更不難想像動物也被迫適應這樣的生存環境,而如何尋找更適合彼此的生存方式,這是可以加以琢磨討論的。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t
  • 是需要開個班,說一下,目前怎樣「處理」這些「應享有權利的動物」,我相信,有對現實越多了解,對TNR的接受度會有所改變。

    然而TNR是手段不是目的,雖然說很多人已把TNR當做行動的終點。但是TNR之後,考驗才一個一個會冒出來。

    重點是我們想藉 TNR打造出什麼樣的未來。

  • 開班的時候請記得通知我 我也很期望能夠多瞭解這個議題 感謝

    danapai 於 2009/09/18 17:42 回覆

  • garychen
  • 生命的終點,停止呼吸!一切都帶不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