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說明:公益2.0

放棄?談何容易!

小美媽媽最近表示他想要放棄,這樣的想法對他而言並非解脫,因為他更清楚地認識到背後所承載的期待與壓力,讓他不能輕言放棄,所以這也並非他正式的決定,卻代表了他真實的心情:「真的很難過、很累,有時候壓不住,都會掉眼淚」。我很猶豫究竟是否該在最後一篇正式報導中提及此事,終究我認為不能報喜不報憂,畢竟創業媽媽們並非「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現實的殘酷仍將繼續如影隨形地考驗他們。

對小美媽媽來說,最不幸之處就是創業不到一個月就捲入了意外,這讓他至今仍對回到攤位存在著陰影,即便如此他也時刻為時間感到焦慮,他很想要盡早做好準備工作,重新開始販售他的一口香銅鑼燒,許多朋友們可能很困惑,小美媽媽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呢?
小美媽媽.jpg
圖 小美媽媽

原來一切都是車子的問題,車款未結清就無法辦理過戶。儘管申請了全部36000元的週轉金,這仍然不足以弭平換車的花費,加上食材原料都得重新進貨,小美媽媽也需要一筆進貨成本,所以為了湊足這些款項,小美媽媽現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賺錢,我曾經說過他到卡拉OK上班是不得已的,因為那是他的階級位置給予他有限的選擇,而今他只能透過這個工作賺取他的創業資金。

為了早日累積足夠的創業資金,也為了選擇對小朋友較好的方式,小美媽媽開始在工作時間將小朋友交給保母照顧,因為沒辦法接受一個月近兩萬的保母費,他找到只收取一天一人兩百元低價保母費的保母,白天放暑假回家的房東兒子也會幫忙陪小朋友,所以小美媽媽得以安心地努力賺錢,也因此慢慢地償付了車款。五月初小美媽媽還欠兩萬多元的車款,一個多月下來,每次一千元一千元地付款,至今餘款約一萬元左右,為了加速還款進度,他還想過一次兼兩個班,從中午工作到凌晨,不過他的身體狀況也不允許他這麼拚命,繼四月初的重感冒與牙齒問題之後,前兩個禮拜他再度因為感冒與牙齒疾病往返醫院,因此無法再增加工作量,但是看到他穩定地償付車款,這難道不是小美媽媽努力不懈的證明嗎?

現在的小美媽媽開始煩惱著對小朋友的安排,九月的新學年原本兩個小朋友可以上幼稚園了,七月報到、九月開課,小美媽媽因有低收入戶與原住民的資格,原本可以優先入學,卻陰錯陽差地未收到申請單,以致小美媽媽提出申請時已經是第三梯次了,雖然姊姊仍然得以入學,弟弟卻仍在等待候補,小美媽媽憂慮著:弟弟該怎麼辦呢?
DSC_5913.JPG
圖  小姊姊

再回到小美媽媽想要放棄的這個念頭,事件帶給小美媽媽的不只是心理陰影,小美媽媽偶爾也會自我質疑「為什麼當初會碰到事情?」因為不幸的是「發生事情也不是我(小美媽媽)願意的」,或許有人會懷疑這是肇事朋友的錯,似乎小美媽媽應該與不負責任的朋友切割,不要讓他們拖累了小美媽媽成功的未來。然而我們同樣無法接受「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沒有任何親友協助的小美媽媽,如果不是這些朋友的支持,他可能無法帶大兩個小朋友,所以即使遭逢此意外,小美媽媽仍然十分感激他們一路的陪伴與支持,只是這讓小美媽媽的創業路顯得更加艱難險阻了。

面對小美媽媽的沈重情緒,我常想實在是造化弄人,因為他真的不是不努力,然而即使他那麼努力,他卻無可奈何地得要面對現況,許多其他創業媽媽也是一樣,創業路上並非一帆風順,充滿了各種考驗與挑戰,然而有多少人能夠走完這條路?正像台灣舉世無雙的無數「頭家」夢,有多少人能夠真正黑手變頭家?許多參與這項計畫的人確實都已是退無可退,但是背水一戰就是勝利的保證嗎?六個月下來事實顯然必非如此,成功者的歌頌只是錦上添花,失敗者又將何去何從?

And in my hour of darkness
She is standing right in front of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在我黑暗的時刻裡
她就站在我面前
說著智慧之語:讓它去吧!
                                                  The Beatles


為了迷失在成功與失敗旅途上的小美媽媽,我想獻上這段披頭四的歌曲「Let it be」,讓它去吧!這並非棄之不顧的意思,而是世事難以盡料,唯有放寬心懷、立定腳跟,不受運氣牽制仍要邁步向前,台灣人文歌手鄭智化的「吙伊去」(讓他去)改寫出這兩段歌詞:

經常在歎氣有什麼路用
好運壞運照常走
凡事就要看開 讓他去

世間的變化好像在演電影
時機不好也得拼
要不然你要怎樣 讓他去


小美媽媽的案例帶給我一個很大的困惑,雖說創業媽媽們集眾人之力才得以創業,但是創業資金往往不是成功的問題所在,更重要的無疑是後續的創業輔導,公益2.0宣稱要作到良好的創業輔導,但對於小美媽媽的困境,能夠給予什麼幫助?我相信創業過程的意外與風險是在一開始的考慮範圍內,不然不會有「週轉金」的設置,但是週轉不靈怎麼辦?可以像企業一樣脫手、倒閉嗎?現在對我而言重要的反而不是如何獲得成功,而是如何避免失敗!

這樣的論點,並非要留下退場機制,給不努力的人留下後路,而是要正視創業過程不可避免的風險,我並不認為兩個禮拜一次的返校日就已經足夠,如果無法建立更緊密的聯繫,創業後的輔導也只是徒具形式,有多少創業媽媽可以持續穩定地參與輔導?可以繳交完整的收支計算表?如果現行機制已經完備,我想也不會看到詐騙事件的發生。

除了繳交書面資料,確保資產流動、給予經營建議之外,每一個個案可以獲得多少避免失敗的協助?我想問的是,除了現行核定的週轉金與口頭建議之外,當遭遇像小美媽媽這樣的意外而明顯超乎原先預估的風險時,背負著眾人期待的創業媽媽們有什麼後盾?還是我們其實為每個個案設立了一個停損點,因為我們知道無法無止盡的提供協助,所以一旦超出停損點,個案也唯有靠自己努力了呢?
DSC_5900.JPG
圖  穿姐弟裝的兩個小朋友

即便萌生放棄的念頭,小美媽媽仍然告訴我,希望有一天他能再出來擺攤,到時候他會通知我去採訪好吃的銅鑼燒。我也希望朝向這個目標的小美媽媽,能夠穩健地一步步走下去,為了兩個愛吃銅鑼燒的可愛小朋友,Let it be!

本文同步發文於:一期一會公益2.0熱血部落客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