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乃為財團法人防癌教育基金會反檳榔紀錄片「遺失的微笑」活動所作,無奈超過寄件時間,故僅在此發表。對該紀錄片有興趣的朋友,可上該基金會網站觀看。



「傳說中有一種鳥,一出生就沒有雙腳,這輩子註定只能不停地往前飛,直到死前那一刻,他才能落地,我想迷上吃檳榔的人就很像這種鳥,這似乎是他們在這個島國的宿命,只是我比較好奇的是,他們落地前的那一刻,是否依然帶著微笑?」

微笑可以遺失嗎?你說不能,現在我卻覺得有可能。有時候或許不是遺忘了微笑的味道,卻忘記了要如何微笑,或者無法發自心底微笑,或者身不由己地無法微笑。你說,如果一個人失去了微笑的雙唇如何能夠微笑呢?一個家庭失去了重要的家人又如何能夠微笑呢?

為什麼一個人可以失去微笑呢?「吃檳榔會覺得說,自己好像長大成人那種感覺」,或許那樣初體驗並不總是愉悅的,但是要讓一個人脫離檳榔藉口卻總是太多,有太多人總以為「這件事情不應該會發生在我身上」,然而「嚼檳榔的人就像拿家裡的菜瓜布來摩擦自己的口腔黏膜,是標準生物實驗製造口腔癌的作法,所以嚼檳榔的人是把自己當作白老鼠」,所以不期然地,或者不願意面對的最終卻很有可能是滿懷懊惱地說「醫生啊!你怎麼沒有早一點告訴我這一點,說吃檳榔會得口腔癌」,或者吶喊著「我還年輕,還不能死……太太、小孩以後沒人照顧怎麼辦?」這是任何人期望的結局嗎?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一定會把檳榔戒掉。」如果不必等到最後才許下這樣的誓言,那該有多好呢?不幸的是,「人總是要親眼看到一些事,才會知道痛。」如果你是那隻無法停止飛翔的鳥,是否看到終點在哪裡了?

那是或許可能降臨的「地獄生活」,讓人隨著一次一次發病而越來越害怕,折磨著自己與周遭所有重視的人,隨著一次次的電療、化療、3D定位,最終希望僥倖獲得的是「可以回家真好!」這句話,儘管「命是撿回來的」,但是對於所有重要他人來說「畢竟還有活在我身邊,這樣我就滿足了」,這樣的期許是多麼地卑微卻又多麼虔誠呢?

無法停止飛翔的鳥終究渴望休息,也希望找到自己真正的歸宿,而擁有寶貴的歸宿的人們,豈能忽視那些卑微又虔誠的心願呢?你是否也期望著無法停止飛翔的鳥兒在最終降落的時候,也能夠不要遺失微笑呢?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