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一群成功大學的師生,在這座美麗的島嶼上長大,雖然置身於看似平靜的大學校園,卻忐忑不安地注視著當前台灣社會的變局。因陳雲林訪台時一連串國家機器侵犯人權的事件,從2008年11月6日開始,我們參與了行政院門口的靜坐,原本這只是一場和平理性的行動,但是台灣當局沒有誠意傾聽人民的聲音,於是在「和平!人權!」的吶喊聲中,我們被警方無情地驅離。之後,我們回到自己學校的門口,著上黑衣、戴上口罩,持續靜坐,展開了一場名為「野草莓」的學生運動。 

   在靜坐的過程中,南部鄉親的熱情鼓勵、物資支援,使我們感動,也讓我們相信民間的草根力量,依然是台灣社會變革的重要推手。政府面對此波學運的「冷處理」態度,以及媒體的失衡報導,乃至惡意攻訐,雖然都曾令我們失落,卻也讓我們更深刻地體認到:只有靜坐是不夠的,我們還必須勇敢起身、轉進,以新的形式蓄積能量,讓我們關懷台灣社會的心,保持溫暖,持續發出力量。 

   社會運動是長期能量蓄積的引爆,但是一個缺乏論述的社會運動,終將無以為繼。我們不能只是虛耗熱情、目睹它逐步邁向衰退,成為歷史憑弔的對象;我們堅信,唯有透過論述的生產,才能不斷深化運動,使它有機地生產批判的力道。此刻,我們決定轉進,期望透過自身的學習、重新組織,以及生產論述,構築厚實的實踐基礎。
 

  我們未來將以《島語》作為平台,以下列目標作為努力的方向: 

一、持續監督政府作為,包括修改集會遊行法的後續發展:

透過此次靜坐,修改集遊惡法已然成為全民的共識,因此我們將持續關注後續的修法情形;並密切監督政府的施政作為,對於任何悖離人民福祉的決策,我們必定力抗到底,甚至不排除重回街頭的可能。 

二、走出學術象牙塔,以實踐迎向社會:

此次靜坐讓我們走出校園,認識許多志同道合的夥伴,但與此同時,我們卻也發現,多數年輕學子面對社會改革與公共議題,仍傾向採取不沾鍋式的觀望態度,甚至漠然以對,這無疑是一個值得思索和反省的現象。因為,教育、知識與學術不應該是脫離現實的產物,而應該引領我們真切而清晰地認識台灣、理解社會問題的叢結,進而鼓舞我們勇於以實際行動讓這個社會往更好的方向走去;只有當教育能夠發揮這樣正面積極的作用時,我們才能期待公民社會在台灣的早日形成與發展完備。因此,我們希望能透過《島語》的組織運作,激發更多年輕學生關注當前各種社會議題,堅定我們面向社會的決心和勇氣,培養身體力行、參與社會改革的行動力。 

三、堅持本土草根路線,創造「只問是非,藍綠又何妨」的論述空間:

參與「野草莓學運」的經驗讓我們體認到:在當代台灣社會,質疑他人行動正當合理性的最好方式--同時也是最偷懶的方式--便是將其抹上顏色,顏色彷彿是一切的根源,任何依據是非正義公理所做出的判斷,只要一旦染上顏色,就完全沒有存在或討論的空間。面對這種情形,我們感到十分痛心,並期盼能積極創造一個「只問是非,藍綠又何妨」的論述空間。畢竟,只要忠實地從理性批判立場出發,是藍是綠是紅是白,又有何妨?

 
    最後,我們深切相信,並自我期許: 

坐下,使我們成長;轉進,我們將更茁壯

  

《島語》編輯委員會
http://blog.roodo.com/twl_island
2008.12.4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