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參加勵馨基金會的「陪ㄊㄚ走下去」徵文活動,請大家投我一票
欲投票者請先到「報名註冊區」加入會員,可以取得投票權限,
參與人氣投票的會員,將以電腦隨機抽出1名票選金手指獎得主,可獲得LeBags提供3000元等值獎品。
如果同時註冊成為EmailCash會員,EmailCash會捐助15元支持『小腳ㄚ助養人計畫』。




「那是我的錯嗎?」

那天,我第一次聽說阿婆仔有個孫子,一個我從不知道的孫子,一個大家避諱提起的過去。

伯公仔和阿婆仔是一對住在我家隔壁的慈祥老夫婦,我一直以為,伯公仔僅有三個在外成家的兒子,伯公仔過世以後,我才聽說阿婆仔有個女兒,一個我從沒見過的女兒。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聽說那個女兒原應有著燦爛的未來,不過在她就讀中學的時候,有一天她被發現懷了身孕,沒有人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被發現的時候也已經是五個月身孕了。
這件事情在小鎮裡引起了很大的議論,阿婆仔他們蒙受了很大的壓力,那個女孩想必更加不好受,最後因為受不了大家指指點點的眼光與背後無情的議論,竟然不堪負荷而住進了精神療養院,就在這樣的狀況下,孩子被生了下來。伯公仔與阿婆仔雖心疼這個孩子卻無法留下來,也沒有人願意收養這個孩子,最後孩子被一對澳洲的夫婦收養。從此,小鎮裡的人漸漸淡忘了這件事。

因此我從來不曾聽聞,關於這個女兒和那個孩子。直到伯公仔過世以後,一個人獨居的阿婆仔才告訴了我這個不能說的秘密。

那個我從來不曾聽聞、見過的女孩子,現在還住在療養院裡。而那個孩子被送到澳洲後,在養父母的呵護下長大,伯公仔與阿婆仔終究掛念著自己的孫子,伯公仔在世的時候,學習英文寫作寫了好幾封信給那孩子、逢年過節還買禮物請養父母轉交;伯公仔過世的時候,阿婆仔原想讓那孩子回來見爺爺的最後一面,當阿婆仔好不容易請友人聯絡上已經成為醫生的孫子時,那個孩子才第一次聽說,原來在台灣還有想念著他的爺爺、奶奶。
這個被迫離開台灣、從小在澳洲長大的孩子,拒絕了阿婆仔的請求,因為他不想讓愛他的養父母傷心。阿婆仔拿著孫子的最後一封英文信給我看的時候,一股腦地將這些回憶傾訴而出,語氣裡有掩不住的哭意,我聽了也不禁一陣鼻酸,心疼起眼前的阿婆仔,我知道伯公仔他們的心意,也瞭解養父母的顧忌,雖然我無法諒解他們的行徑,讓孩子從此與原生家庭失去聯繫;我雖然可以體會那個孫子所受的衝擊,卻也替阿婆仔怨歎他的無情。
因為他的絕情,阿婆仔的苦心好像變成破壞現況的炸彈,害得阿婆仔不斷自責:「那是我的錯嗎?」我也只能不斷地澄清:「這不是你的錯。」儘管我知道,阿婆仔所想到的,應該不只是現在的狀況,還有當初沒能保護女兒、留下孫子的悔恨吧!

這是一個歷時三十年的故事,跨越了遙遠的太平洋,牽絆著兩個異國的家庭,卻載滿了無限的哀傷與無奈,這是誰的錯嗎?

創作者介紹

一期一會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