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近期爭議最大的動保議題,莫過於台北河濱公園TNR犬隻的處置,由於議員質疑街犬危害享受河濱公園休閒的民眾安全,台北市動保處展開了一波波對河濱犬隻的捕捉行動,並且也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強硬姿態。

然而,河濱犬隻的問題根源是什麼?在快速都市化發展的「大台北」,寸土寸金的利用邏輯,導致生物喪失了原有的生存空間,這不僅僅是物理層面的排除,而是透過心理層面的高度排他性,以及社會層面的技術與政策方能達成。在此排除過程中,不僅僅是人類因階層而區分開來,無法在都市角落爭取一席之位的生物也只能在都市邊緣掙扎求生,而在開發殆盡的台北,也就僅僅剩下了河濱以及山區而已。

但是,人類不可能放過利用「閒置空間」的機會,於是,人類為了暫時逃避都市生活的壓迫創造了休閒空間,將其他生物僅存的角落侵吞殆盡。更有甚者,為了人類的休閒享樂,生物性威脅應以政策強力排除。

至於所謂的河濱犬隻,原本自然不可能是居住在「野地」,兩股潮流造就了這個現象: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談論寵物跟經濟動物的時候,還是該避免概念與實務上的混淆。

不錯,當然可以說生命都是一樣的,所以護生而殺生看起來很矛盾,然而這種說法隱含了佛教的不殺生概念,但是實際上卻有不少佛教徒因為同樣的慈悲心而救助同伴動物,只是作法上也可能有歧異,有的讓動物一起吃素,這種作法應該沒有所謂的直接殺生問題;有的慈悲心是讓肉食動物也可以攝取「必要」的肉食,當然可以再想想道德與科學認知的差異,但是原始佛教也確實是允許肉食的。

另一個問題是,統統都不要養的結果是什麼?動物不像人類那麼複雜,生育是自然的結果,即使說是自然無為,固然就沒有人工繁殖的大規模畜牧,然而生物也必然還要繁殖,那麼與人類休戚與共的同伴動物,如果失去了人類的餵養會如何?變成流浪動物受苦?給收容所或動物醫院「人道」安樂?還是欺世盜名回歸山林的「放生」?

目前的動保運動,基本上都反對大規模、不人道的繁殖與飼養,因此減量是可行的方向,但是要立即讓經過千萬年被人類馴養的馴化動物自生自滅,實際上卻可能造就更多生命的痛苦。

danap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